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为什么废墟涂鸦比美术馆更诱人

2019/03/15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为什么废墟涂鸦比美术馆更诱亾Seth与施政在创作中Seth与施政在创作中Seth与施政在创作中 12月24日,如春天般温暖的星期六,涂鸦

为什么废墟涂鸦比美术馆更诱亾

Seth与施政在创作中Seth与施政在创作中Seth与施政在创作中 12月24日,如春天般温暖的星期六,涂鸦艺术家Storm拎着一袋子涂鸦喷漆从家里出发, 准备到康定路600弄的拆迁废墟再次进行创作。下午两点到达现场后,他发现自己的创作计划要落空了 经过各路媒体的密集报道,那里已经游人如织,成群结 队的摄影爱好者们兴奋地拍来拍去。在这座临时的 涂鸦公园 里,看着接连有人为了欣赏涂鸦而无视警示牌越界,Storm哈哈笑起来。 这一区域的拆迁已经持续数年,本已僻静萧索,临街仅剩几家店铺仍在营业。走进弄堂,一些尚有人居住的老房子矗立在废墟旁,老树下和断壁残垣间,堆放着拆下 的砖瓦、建筑垃圾和居民迁走时遗弃的生活用品。12月下旬出现的十余幅涂鸦,改变了这里的景观,也诱来大批参观者,进而成为公众与媒体热议的 废墟中的艺术 。 Storm来自法国、已经在上海生活了九年半,他的创作方式是变着花样喷涂自己的名字,莫干山路是他常去的地方,Storm这个艺名,也以不同的形式出现 在世界各地的墙壁上。与他的创作方式相比,同样出现在这片拆迁区域的法国城市艺术家Seth(本名JulienMalland)和上海本土艺术家施政的 作品,对于公众和媒体而言更具吸引力和话题性。 Seth利用不同墙壁状况借势绘制的那些平凡、温柔又令人感伤的孩子,加上施政在女孩身边创作的原汁原味的中国书法,他们的作品与拆迁中的老弄堂一起,令 隐藏在都市中人心里的由老房子、童年记忆、拆迁等要素编织而成的复杂情感大爆发,这一系列涂鸦作品从朋友圈火到传统媒体,现场的安全问题,赶时髦跑来拍婚纱照的新人,涂鸦该不该保留等话题,一次次引发关注,正在进行的上海 两会 上,废墟涂鸦也是热门话题,市政协委员、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 戴建国近几天一直在关注这个,他在会议上说: 废墟涂鸦为什么会火,是因为艺术家画出了市民的心声 天真儿童与古旧废墟 12月22日,Seth来到康定路的这处场地,非常喜欢,在他看来, 只有老的街区有异域感 。他曾一再表达对老城区与现代人之间的关系的兴趣。 随后,他与上海本地艺术家施政合作,完成了引发热议的系列作品。Storm等其他几位艺术家也在同一个区域进行了创作。 翻看Seth的画册,可以看到他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欧洲、亚洲、美洲不同城市的老城区,都曾出现他结合当地风俗文化创作的作品,他近期的创作偏爱儿童主题,他曾如此解读: 当今的社会充满困难和复杂,而在儿童的眼神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清澈。尤其是在一些旧街区,天真的眼神与周围的环境形成了一种和谐。 与同样在废墟中创作涂鸦的张大力相比,Seth的作品毫不抽象,欣赏起来不会有任何压力。画面中的书法、红领巾和红色的拆字,则让人不由得会心一 笑。 Seth自认为是一个公共艺术家, 总是试着去旅行,尽量定期创作,期待自己的作品能让街头的人有所触动。 在上海本地艺术创意行动小组 发现夜上海 拍 摄的一段记录视频里,Seth谈起此次创作的缘起, 中国是一个有着很强的独特文化身份的国家,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对于法国人来说具有浓郁的异域风情,对我 来说非常有意义、有趣。 涂鸦是注定要消失的艺术。Seth的作品依靠照片得以保存下来,他会邀请住在附近的居民与涂鸦合影,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当地人能喜欢并理解我的作品。 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在上海,他的作品引发的情绪不止于喜爱,简直是狂热。作品中的孩子,乍一看似乎有张晓刚《大家庭》系列 中人物的影子,但他们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毫不掩饰儿童的天真和脆弱,直接了当地触动了观者的情感。 与居民的互动在创作过程中就开始了,Storm告诉财经: 附近的居民都很开放,看到我在创作,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反对和排斥,都说很好看。 自涂 鸦现场北望,可以看到Storm现在居住的粉色高层住宅楼,可以想象他边喷涂变用简单的中文与弄堂邻居们相谈甚欢的场景。 我在英国、法国和美国进行创作 时,都遇到过居民的抗议,说我不可以做,但在上海,大家都很接受。 Storm此前创作时也遇到过警察盘查,做了个记录就没事了。 我想到过可能会有一些人,但没想到这么多。 24日当天,阻止Storm再次创作的是过度的热情,因此他完全不觉得沮丧。这个法国青年是个作风传统的涂 鸦艺术家,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创作过程。有摄影爱好者看出他有些来头,偷偷按下快门,警惕的Storm马上示意不能拍自己的脸。


星力移动电玩城
燃气锅炉
天津清关公司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