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宿宫武破 引子

2020/01/17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宿宫武破 引子一望无际的大海,海上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岛屿,岛上有一座很大很高的山,在这山中的森林里时不时传来阵阵妖兽的嚎叫,这一切都还显

宿宫武破 引子

一望无际的大海,海上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岛屿,岛上有一座很大很高的山,在这山中的森林里时不时传来阵阵妖兽的嚎叫,这一切都还显得那么奇异。

咻咻咻…

一连串残影在林间出现后又迅速消失。这些残影的主人叫莫离,他看起来像是一个18、9岁模样的少年,他身穿一件黄色劲装,腰间别着一块青色玉佩,一头飘逸的发丝,眼睛里闪烁着忧虑的光芒,不过他身形高挑秀雅,当真是玉树临风貌似潘安。

“蝶,你在哪儿?你为什么会悄无声息地离开?又为什么要拿走师父的女娲石?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只是超神器都有破碎,也不知道这次能否召唤成功。还有,师父怎么就老糊涂了呢?区区仙阶下品阵法就想困住我?对不起了,师父,徒儿不孝,这次徒儿找到雅蝶就回来认错,自愿接受任何处罚。”少年模样的他,捏紧自己的拳头,师父给他的预言一直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回荡“莫离,为师已经尽力了,连我也无法推断出她所处的环境,我只知她还活着。切记,‘轮回镜’事关世间苍生安危,千万不要打‘轮回镜’的主意,我自知你的性格,你且好自为之!”他再次捏紧拳头,加快了前进脚步…

就这样在山里前进了半个多月,他终于是到达了此次的目的地:蓬莱岛的昆仑山顶。蓬莱岛是宿宫大陆南方最神秘危险的地方。那里的妖兽是无法想象的强大和危险,所以强如到达灵皇境界的他也只能在三尊上古十大神器保护下,这才顺利到达昆仑山顶。期间还不敢有丝毫大意,甚至御空飞行也不行。

望着面前的参天大树,只见枝繁叶盛的它高几千丈,每一片叶子都闪烁着让人无法看懂的符文亮光,连见过无数世面还被世人称为宿宫大陆百岁以下第一强者的他‘东方君皇’都连连感叹这其中的无尽玄奥。

莫离自然是知道规矩,于是他念动咒语祭出这三尊超神器,并且跪在菩提树下。三尊超神器一出,顿时昏天暗地,山河抖动…。无视这一切景象,莫离丝毫不敢怠慢,口里快速的念出一串生涩的字符后,他对着菩提树拜了三拜,口里说到:“晚辈拜见菩提祖师,晚辈叫莫离,是东宿亢宫的少公主,体内也流淌着上古十大宗族红狐的传承血脉。今日携带三件超神器:‘君皇钟’‘乾坤剑’和‘女娲石’来开启同为超神器的‘轮回镜’”

跪着的莫离见菩提树没有丝毫反应,着急起来,难道哪里出错了?呯呯呯,莫里又拜了三拜后说道:“晚辈知道唐突了,三尊超神器都有损坏,‘女娲石’更是只有半块,但是,还望菩提祖师看在晚辈是亢宫之后人,体内又流淌着红狐的传承血脉的面上,赐予我‘轮回镜’,用已找回我无故失踪的道侣,用完后立刻还回‘轮回镜’并交出这三尊超神器于这方天地”

没想到的是,菩提树除了像刚才那样发出阵阵奥义外还是没有丝毫反应。看着这一切,莫离眼泪混合着赤红的血液染遍全脸,再次重重地拜了三个响头并激动地说到:“菩提祖师,您或许知道,连我师父天枢都无法推断出我妻子雅蝶的下落,我师父这一世凭借推演之道的修为已达到灵仙的地步了”

莫离暴赤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菩提树。菩提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让莫离内心极度不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菩提树突然发出万丈白色的光芒。

莫里惊喜,急忙跪下,丝毫不敢怠慢,边磕头边喊到:“多谢菩提祖师的成全和提示,我自知召唤条件不足,召唤期间自然有一定凶险,但为了我的致爱,我心甘情愿承受所有的一切!”

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莫离看向菩提树,他从光芒中模糊见得一道暗红色的光团自菩提树顶方向快速地移动下来。

这一切莫约经历了半个时辰,白色光芒消失,一团彩色的光团出现在莫离正前方上空。莫离知道召唤仪式成功了一大半,他再次跪拜了三下并激动地说道:“多谢菩提祖师成全,我一定会在十个时辰之内得到轮回镜认可的。日后若有效劳之时,定当全力以赴!”他也不拍身上的尘土,也顾不上擦脸上、额上的血迹,磕完三次头,他立即起身操纵着三尊超神器小心翼翼接近那团彩色光团。

眼看离彩色光团越来越近,莫离的步子也越走越艰难,每走一步,他的双脚都深深陷入地下,彩色光团释放的压迫可真是恐怖。刚开始他还能轻松应对,可是离那彩色光团近了之后,他的血液开始爆出皮肤,鲜血染满全身,骨骼被压得咯吱作响,整个人三分之一被压进地下。

莫离早就把君皇钟的防御开到最大化,只是,由于自己能力有限,君皇钟本身也是有损坏,加之超神器之间的克制约束关系,使得莫离身上遭受着超神器带来的极大的压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九个时辰过去。

眼看就剩下最后十步距离,全身血红的莫离一半身体被压在地下,他欲催动灵力抬脚,却发现这十步如同天与地的距离,无法跨越。三尊超神器也是发出刺耳又怪异的声音,它们颤动着发出暗淡的光芒,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破碎毁灭一样。莫离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而自己却无能如何也前进不了。

那彩色光团却不知不觉间开始向上升,显然,作为灵皇境界的强者,莫离也发现了这一切:“怎么办?难道我要失败了?体内灵力快要消耗尽了,从外界吸收的灵力比消耗得还要慢,这三间半超神器也是撑不了多时,再这样下去,我必死无疑。男儿死不足惜,只是,雅蝶,我的妻子还没找到,我怎么能去死?”

就在莫离想这些的时候,彩色光团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向上升回去。大意啦!莫离大喊一声:“本命开!”他竟是催动本命之源强行向前冲。他豁出生命在拼搏了,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尽管莫离抽出生命之源来催动灵力恢复,他的脚还是没能抬起半厘米!这毕竟是成品的超神器啊。

“不!难道就这么完了吗?我不甘心!不!雅蝶!”莫离失望的惨叫一声,一串长长的鲜血不自觉的从他嘴里吐出,也碰巧刚好喷在那极速上升的彩色光团上。

说来也怪,那彩色光团遇到这口鲜血后,停止了上升不说,反而还慢慢的下降了回来,最后居然主动落在了莫离正前方半米处。本来极度失望的莫离看着这一切后,诧异得久久不能回过神来。随之而来的是,他突然发现‘轮回镜’给他的压迫瞬间消失了。他久久不敢相信这一切,在确认了很久之后,他像一只被压缩的弹簧突然释放了一样,一下就弹出地面射向天空…

高兴归高兴,怎么能忘记正事呢?莫离马上操纵三尊神器接近那彩色光团。在接下来的接近过程中,莫离没想到这般轻松顺利,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托大。

在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时,莫离停了下来。莫离小心翼翼的操纵他的三尊超神器环绕着那彩色光团旋转,嘴里念动着生涩的字符…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彩色光团慢慢暗淡下去,最后漏出来一个古铜色的镜子,仔细看那镜子不难发现背面用古古文刻着三个字‘轮回镜’

看见这三个字,莫离激动得落泪:“雅蝶,我终于得到‘轮回镜’啦,我就快要找到你了!”

莫离小心翼翼伸出右手去拿‘轮回镜’。想象中的排斥没有出现,他手握镜柄,面对着‘轮回镜’镜面,闭上双眼。脑袋里立即出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的面容。突然,那个面容消失,随之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是的莫离惊恐不以。还好不久后,突然又是一副画面出现,是一个球?不,是星球!脑海里画面自动放大。最后是一只鸡?不,好像是一个地图!

就一两个个呼吸时间,脑海里的画面就消失了。莫离知道,这是‘轮回镜’给他的提示。他立即睁开眼,只见‘轮回镜’镜面出现一行字:‘轮回界困连梦蝶,不死山染恩怨血’看到提示,莫离高兴极了,虽然他不懂其中意思,但是有了线索就有了希望。很快他又愁了:只是脑海中出现的地方又是哪儿?我要如何才去得?

没想到“轮回镜”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样,挣脱出莫离的手,飞向天空,然后发出五彩的光芒,这光芒又慢慢变幻成一束巨大的光束,把莫离照射在其中。莫离既激动又震撼,他在光束中对着菩提树跪下,又是磕起了响头,并说到:“多谢菩提祖师提示,晚辈知道此次寻找很是遥远,可能需要穿越天道封锁的空间。会遭受到时空乱流打击,最后可能身死道消在时空乱流中。此次选择定然无法回头,可是为了我挚爱的妻子,我愿意冒这个风险!”莫离刚刚说完,菩提树突然抖动全部树叶,顿时满天闪耀,符文乱串…

过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本该跪在原地的莫离也是消失了。

这个时候,一个什么也看不清面孔的虚影出现在刚才莫离跪拜的位置,只见这个虚影对着刚才莫离离开的位置缓慢地摇摇头后发出一声叹息,然后虚影也是对着菩提树缓缓跪下,磕完三个响头后双手合十,对着菩提树说到:“师父,这是徒儿最后一世了,这一世也是有史以来封印之力最虚弱的时间段,这一世如果再没有人突破到灵帝境界以上,最后恐怕就是没有人能够掌控全局了。到那时,徒儿无能,不能保护苍生…”

这样看来这个虚影竟然是菩提树的徒弟!只是,菩提树却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那虚影也只能哀叹一声,起身,转过头喃喃到“我也得准备准备啊,把事情交代一番,我也得跟着这个臭小子,刚才的‘轮回镜’的提示我也看清楚了,他是苍生唯一的希望了,就差一点我就出手帮他了,没想到这小子仗着血脉之力竟然强行让得‘轮回镜’认主了,好小子啊!”

那虚影说完这一切后,立即就消失了。

就在那虚影消失半个时辰后,无边无际的蓬莱岛中某处地下一道如魔鬼般的响起:“哈哈哈哈,‘轮回镜’与‘女娲石’已彻底离开这方世界,封印漏洞越来越大了,总算快要出来啦!哈哈,菩提老祖,为了封印我,你倒是付出不少啊,现在的你,现在的世界还有谁能与我为敌?哈哈哈哈,菩提老祖以及这个世界,当年的仇,我会报回来的…”

“放肆!你以为我真的不存在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阴谋诡计?”没想到那棵菩提树尽然说话了!

“哦,师兄,你倒是还有一丝丝执念存在啊”那个魔鬼般的声音回应到。

“哎,三才,你我斗了亿万年,有何意义?你为何投靠那些暗黑势力。”

“哈哈哈,投靠?你和师父一样固执!你怎么会懂?所有挡我路的人都得死!包括师父和你都死在我手里了,哈哈哈哈…”那

“孽畜!你早已把灵魂出卖给那股暗黑力量,心魔入体浑然不知。”像是激怒了一样,菩提树剧烈地抖动着。

“师兄,虽然只是执念,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只承口舌之快啊,哈哈!”

还没等这个暗黑魔鬼把话说完,菩提树就发出万丈光芒。

“哈哈,这才对嘛!师兄,来吧,让我见识你仅存的那道执念有强!”

刹那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天津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重庆妇儿医院地址
贵阳癫痫最好医院
韶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河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