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振兴资本市场当下亟待把握好三大步骤

2019-02-21 21:22:47

振兴资本市场当下亟待把握好三大步骤

在我国金融改革大战略稳步推进的历史征程中,强化资本市场的制度建构是一项长期任务。这就要求我们加快监管体系转型升级,完善资本市场运行与发展逻辑,使资本市场彰显其直接融资与资源优化配置的本质,实现资本市场建设、人民币国际化、金融系统开放有机统一,助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而资本市场制度建构也应与经济体制改革步伐相配合,应把强化资本市场的制度建构置于建设金融大国的长远战略中,相关措施亦当协同推进。

若将经济发展过程置于人类经济史的广袤视野中考察,那么"萧条、复苏、繁荣、高涨"是其长期存在的周期性运动规律。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提出了"萧条原因是繁荣"的着名论断。可见,繁荣与萧条周期更迭是经济运行中亘古不变的法则。而在资本市场,这条规律亦具有普适性。经济体系受到内生性和外生性因素干扰后,因"动物精神"作祟,市场主体心理状态会在乐观狂热、犹豫怀疑和信心低迷之间周期性变换,造成金融市场起伏波动。

发达国家过往的经历表明,资本市场受到外生或内生性异常扰动而致使危机迹象浮现之时,政府果断采取过渡性干预与救助是明智抉择。此时,应及时恢复市场的常态化交易,着力引导和重塑微观个体的理性预期,从而有效稳定市场信心。然后,依托市场力量,逐步化解市场波动和救市措施对经济金融体系的负面影响,尽快摆脱市场流动性匮乏局面,避免民众对救市成效以及可信度的质疑,防止在救市后衍生对萧条重现的恐惧心理,重振市场预期,使资本市场向常态交易复归,并妥善引导救市资金稳健化、自然化淡出。再者,以加强资本市场内在制度建设,解除资本市场发展滞后的深层梗阻。切实从本源入手,促进资本市场结构优化,使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上述三个环节环环相扣。而要促使我国资本市场走上振兴之路,关键也正在于如何把握好这三个环节。

面对股市从6月中旬开始的螺旋式暴跌,我国政府既有效借鉴世界金融大国惯常之举,又充分权衡现实国情,采取及时果断的救市举措,力求达到规避系统性风险与道德风险的有机平衡。在资金恐慌、市场流动性匮乏和信心几近枯竭的严峻形势下,政府多部门共同发力以救资本市场之危。历经数周大幅度震荡后,A股市场暴跌势头已得到有效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受到遏制,流动性危机得到有效缓解,稳定、修复与发展应作为今后一段时期内市场运行总基调。

当此关头,短期内通过政府力量扭转恐慌局势和稳定信心对资本市场发展弥足重要,但在中长期内,资本市场自身应培育出稳健化、成熟化的运行逻辑。过度非市场化干预难以与现代金融体系运行本质有机弥合,不利于市场优化资源配置功能的培育,非市场化救市所衍生的经济后果亦不应被忽视。眼下,沪深股市正处于持续调整期,市场修复本身就是以时间换空间的过程,期间需充分注入新流动性以弥合快速去杠杆所产生的流动性缺口,渐进性地使市场实现由失衡向均衡的复归。因此,在缓冲阶段,救市资金应为市场提供持续流动性保障,待信心全面恢复、经济基本面好转后方可平静淡出,避免因流动性变换所引发的市场大幅波动。相关部门也应采取措施引导增量流动性注入市场,恢复资本市场常态化交易,做好充分准备以抵御限售解禁后的流动性需求压力;同时,应悉心培养投资者对资本市场未来改革发展前景的理性预期,抚平前期暴跌所产生的创痛,从而提高股市的投资吸引力,避免限售解禁后流动性溢出再度诱发的暴跌。

诚然,在我国金融改革大战略稳步推进的历史征程中,强化资本市场的制度建构是一项长期任务。这就要求我们加快监管体系转型升级,完善资本市场运行与发展逻辑,使资本市场彰显其直接融资与资源优化配置的本质,实现资本市场建设、人民币国际化、金融系统开放有机统一,助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而资本市场制度建构也应与经济体制改革步伐相配合,应把强化资本市场的制度建构置于建设金融大国的长远战略中,相关措施亦当协同推进。这大致也有三个步骤。

步,构建以直接融资为主导高效化的金融体系。今后应为资本市场注入更多竞争性基因,促进投资者与上市企业的灵活化交易,拓宽资本市场的深度与广度。应更新对企业上市标准界定。在有效监管的前提下,逐渐改变过去以资产和经营现状为主的标准,强化对企业发展潜力与行业前景的评估,培育具有良好成长潜力的朝阳产业。同时,稳步推进IPO注册制,推动市场透明定价以降低价格扭曲;提高机构投资者价值发现能力并壮大机构投资者,改变散户为主的非理性市场格局;同时也为小微和创新企业搭建股权融资平台。在确保金融安全前提下,深化资本市场对外开放。适当提高国外投资者比重,促进市场有序化竞争,使金融体系对外开放、资本市场建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协调统一。

第二步,完善金融监管制度建构,理清政府与市场边界,营造理性有序的市场环境,尽快建立大一统混业监管体制。加强跨市场协调监管,消除"通道业务"等监管盲区,规避资本市场转型升级中的风险,为金融结构调整、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市场开放提供制度保障。还应加强监管部门与市场的信息交流,在市场波动之时及时稳定市场信心。加强信息披露建设,并构建有效退市制度。积极配合注册制IPO,侧重事中事后监管,强化上市公司自律管理,规范市场运行逻辑,提高投资者对企业基本面判断精度,彰显市场价值发现与优胜劣汰的本质。,应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尊重和顺应市场逻辑,构建统一协调的市场体系。同时也应规范少数媒体在市场波动中的过激言论,理顺信息传播秩序,确保报道的客观、公正与多元化,引导民众理性预期,营造有序市场环境。当然,今后在流动性匮乏或其他结构性矛盾突显时,政府恢复市场功能亦为权宜之策。

第三步,强化金融法治建设,堵住资本市场法律漏洞。我国股市市值已位居全球第二,但金融法治建设的滞后为操纵市场、内幕交易、欺诈发行和虚假陈述留下大量漏洞,为此,需将跨市场操纵、散布虚假谣言、利用信息优势内外勾结等新型操纵市场行为的管控纳入框架。依托大数据强化实时监控,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加大对操纵行为打击力度。通过完善公益诉讼制度,强化投资者利益保护机制,有效抑制内幕交易,激励上市公司强化内部治理。将上市企业分红与退市制度提升到法律高度,强化投资的价值导向,突显市场优胜劣汰功能,提高资本市场竞争活力,达到"良企驱逐劣企"的效果。

勇士狠的招在此两个联盟服不服
禽流感有治疗方法吗
强大脑首次诞生四位脑王AI帮寻走失儿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