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地巫师 第201章 海岸

2020/01/16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北地巫师 第201章 海岸机会,有人需要争取,有人却是被迫。保罗带着几个随从出了智慧之城,作为葛隐最年青的弟子,他是首次独立执行任务。

北地巫师 第201章 海岸

机会,有人需要争取,有人却是被迫。保罗带着几个随从出了智慧之城,作为葛隐最年青的弟子,他是首次独立执行任务。出发前,老师反复强调这个任务的重要性,但在他看来有些过于紧张了。

他不是那些书呆子,他出过海,见过风浪,听过船身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风平浪静时,这声音只会让人昏昏欲睡。但当风云突变时,那音声又让人惊恐难安。在经历几次后,也就学会了——尽人事,听天命。

尽管智慧之城对于海外开拓不太重视,但是千年底蕴却不是说笑的。木料每年都按计划进行砍伐、运输和存储,哪怕这在许多人眼里是种浪费。所以只要解决人手,也就能够保证造船的速度。

此行,保罗需要穿过毗邻智慧之城的雪松王国,然后从两个沿海国家——南角和连海,招募或者劫掠一些劳力。

智慧之城的沿海基地隐藏于大陆的最南端,处于这两个国家之间,所以人手只能就近从这两国解决。

雪松王国是个产粮大国,远离战争的影响专心农耕,对周边国家都很友善。在保罗眼里这至少是个正统的,有着良好传承的国家。

而对南角和连海两国的印象,则要差上许多。这两国对于沿海的渔村不闻不问,偶尔有些乡下贵族跑去耀武扬威一番,抢几条臭鱼烂虾,转身再孝敬给所谓的国王。他甚至不仅一次想过,这两国是不是为了减少外部的注意,才特意弄出一副穷酸相。

其他国家为了抵御魔族的威胁,联合对外战斗了近千年。这两个穷酸也在后面互相撕咬了近千年。好在也算知趣,仅是两国之间纠缠,不曾、也不敢招惹其他势力。

近海的渔民一代代靠海吃海,却仅能靠着几个木筏在海边混些小鱼小虾。这样的人,若不是急需劳力,保罗根本就不会将主意打到他们身上。

保罗清楚,老师之所以将事情交给他,是因为他年青、精力充沛,行事上会少些顾忌。想到这里不禁自嘲一笑,也是最好的替罪羊。

目前,自己的权利都是老师给予的,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稳固势力。将来老师处理起来,也会少些顾忌。大海之上风云莫测,意外随时都可能降临,而这种大规模迁移难免会出现疏漏。

保罗叹着气,年青又不代表傻,只是身不由己,没有选择之下不得不忍耐、装傻。

……

保罗无奈之下走出智慧之城时,瑞欧也被丢出了双翼城。与保罗的丧气不同,他却感到有些兴奋和欣喜。

跪伏在地时,头顶传来女主人的询问声。在紧张中,他结结巴巴的说出了想法,“我愿意说服永安城投降。”

即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女主人拒绝了这个提议,同时命令那只虫子将他丢出去。他全身放松,任由自己被拎出了城。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甩到了半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虫翅摩擦着,发出一阵类似大笑的嘎嘎声。但他对此毫不在意,在跪拜后才转身离开。

女主人对他还有印象,这是最令人高兴的事情。扫荡的命令不是对他一人所发,随着收拢的人数越来越多,纷争、矛盾也开始集累。之所以矛盾没有暴发,是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后果严重。

在优胜劣汰的竞争中,他还没有完全胜出。也许这将是一个永远无法胜出的竞争,只要他还活着,只要这些降军还活着。但他可以尽量争取一个靠前的位置,并且保住这个位置。

竞争不仅来自降军,还有城外那些跪拜的奴隶。虽然这些人好像与他没有任何交集,难以产生任何联系,但还是让他有了更加紧迫的感觉。

他混迹在这些奴隶中间,打听着这座城市的消息。同时,他还看到了一些来自降军的身影。

……

克汗注意到了那个跪伏在城门口的人,他对这些长着四只手的家伙一向没有好感,他更喜欢自己的这双面孔。

当他微笑时,后面这张脸至少可以表达一下真实的情绪,让自己不用太过委屈。想到这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那一记耳光让他学会了很多,到少这一侧残缺不全的牙齿会时刻提醒着他。

那个少年让所有人跪伏于地时,他朝天的面孔很是虔诚,但对着地的那面则咬牙切齿。少年让他抬起头来,那张咬牙切齿的脸孔在抬起的瞬间变得谄媚,而后面的脸则开始口歪眼斜。一记响亮的耳光治好了这个老毛病,现在他的表情同步了很多。

这是个善于投机的人,坐在城主位置多年,形形色色的人也见得多了。那颗不加掩饰的野心,让他感觉有些好笑。伪装!没有伪装,你怎么去投机?

克汗以为今天可以看到人头落地的场面,但是他失望了。他仅看到一个无关痛痒的空中飞人,这也算是惩戒么?换作自己,这种人根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伪装是必须的,哪怕人人都知道你的虚伪。特别是面对上位者,这是表示敬畏、屈服的象征,不加掩饰是对上位者最大的挑衅。

还是说,神明自有一套规则。如果是这样,自己是否也需要改变?

看着那个人在四处打听消息,结果没多久,他却把自已卖得差不多。瑞欧,一个食人者。

克汗笑了笑,这就是个什么也不懂的武夫。许多事情不需要亲力亲为,要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势、人手,形成自己的和眼线。

克汗已经摸清了这近千人的来历,这仅是群不值一提的人,对自己毫无威胁。

他曾经惧怕过死亡,但他现在却有了另一种想法。他已经知道,死亡并不是终结,也许还是个全新的开始。那么当我为神明尽忠后,是否死后可以获得更好的回报?

有了这个念头,他改变了许多,甚至比女儿更加虔诚。因为,神国或许容不下太多的人。

沈河区第二中医院怎么样
淄博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西藏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莱芜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邢台治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