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谢亚龙嘶哑侄子急买药

2018-10-30 11:32:16

谢亚龙嘶哑侄子急买药

谢亚龙的妹妹在接受采访时掩面而泣。图/Osports

昨天上午9点到晚上近10点,近13个小时里,丹东中级人民法院对足管中心前主任谢亚龙进行了庭审。此次庭审是反赌案件审判以来时间长的,超过了杨一民的11个小时。庭审期间,谢亚龙嗓子出现问题,几度要求休庭均被拒绝,只能由侄子外出购买清喉药。

昨晨7点半,丹东中级法院侧门外聚集了近百名。7点50分,三辆羁押车驶入法院,其中一辆车上坐着身穿橘黄色号服的谢亚龙,他尽量背对着众多,表情凝重。

8点25分,谢亚龙的辩护律师金晓光和陈康来到法院门口请求进入。但由于离9点的开庭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法院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两名律师只能在门口等候,并简单接受了采访。金晓光表示,目前谢亚龙的罪名只有受贿罪,没有其他犯罪行为,“我对谢亚龙受贿一案有信心”。另外,谢亚龙的妹妹谢亚梅及侄子上午前来旁听,但不肯接受采访。

中午庭审结束后,两位律师及谢亚梅分别接受采访,话题主要集中在谢亚龙遭刑讯逼供一事上。

下午的庭审从1点30分一直持续到晚上近10点,所有都在法院外焦急等待。随着时间的流逝,、守卫的警察、法庭内部人员都有些吃不消,多名法庭内部人员外出购买食物。谢亚龙的侄子也在晚上7点多外出为谢亚龙购买了清咽利喉的药品,同时给自己买了一包烟、两瓶水和一些食物。

晚上9点50分,谢亚龙的辩护律师和谢亚梅终于走出来。三人被近百名分成两拨围着采访。金晓光表示庭审时间太长,辩护人一再要求择日开庭,“因为谢亚龙的身体很差,嗓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非常嘶哑,但是法庭没有同意”。

妹妹称谢亚龙谨小慎微

透露谢妻尿毒症晚期

昨天,谢亚龙的妹妹谢亚梅全程旁听了庭审,走出法庭后,她多次痛哭、鞠躬。她称谢亚龙谨小慎微,从未帮过任何亲戚,“哥哥一直很冷静,走的时候想拉一下我的手,但没拉到,这个时候他才哭了”。

谢亚梅说:“整个旁听席,加上我不到十个人。我真的从没想过他会这样,我一直想着我哥肯定是冤枉的,肯定是被人逼的。我之前都没见到他,现在感觉他老了很多。”

回忆哥哥的为人,谢亚梅表示:“他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要求自己很严格,从没帮助过任何亲戚。母亲临终时留下遗嘱,要求所有姐妹都不要让哥哥为难办事,我们都做到了。”谢亚龙还介绍,谢亚龙的儿子目前在美国念书,“但现在不敢回来”。

晚间庭审结束后,谢亚梅透露谢亚龙的妻子身患尿毒症,且已是晚期:“我哥在庭审陈述阶段时说,‘考虑我的身体、考虑我的自首情节以及我妻子已经进入生命倒计时,请求法庭能做出正确的判决,我会服从,会认真改造。我希望在我妻子生命垂危的时候,能够尽到我做丈夫的’。”

律师解读

谢亚龙案或南辕北辙

对于谢亚龙当庭翻供并指出自己被刑事逼供一事,着名律师方正宇表示:“我很吃惊。此前传出谢亚龙有自首情节,给人的感觉是他主动投案自首,现在突然提出‘刑讯逼供’,说明谢亚龙根本没认罪,这在法律层面上是南辕北辙的效果。”

方律师认为:“我国法律绝不允许刑讯逼供,刑讯逼供出的证词不能够作为定案依据。如何确定到底有没有刑讯逼供,被告人应提供线索,公诉人则要证明取证并不存在,并提供证词,法院还可以传召当时的审讯人员作证。终由法院确定结果。”

方律师还表示:“谢亚龙和他的律师有权提出自己的观点,不能因为这样而加重惩罚。但如果认罪态度良好的话,可以从轻处罚、减轻量刑,这在之前审理的被告人身上都得到了体现。在谢亚龙身上,量刑或许会更重,这一切都要等到法院庭审结果出来后再观察。”

本版采写本报特派丹东孙永军

标志制服
手机捕鱼游戏
手机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