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执掌乾坤 第1774章 好大的味道

2020/01/17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执掌乾坤 第1774章 好大的味道一拿起那东西,直觉的手掌伤口如裂,鲜血立时喷涌,一股钻心的疼直冲脑海,疼的林楠仿佛能听见心脏嘭嘭的跳

执掌乾坤 第1774章 好大的味道

一拿起那东西,直觉的手掌伤口如裂,鲜血立时喷涌,一股钻心的疼直冲脑海,疼的林楠仿佛能听见心脏嘭嘭的跳动声。

我擦。

许久才归于平寂,林楠脸色苍白的一把将那黑色物体甩得老远,心中惊骇。

而再看那物体上被林楠血染的嫣红,如有黑芒闪过,似妖异。

喘息良久,他的脸色才渐渐恢复,再望向那块普通至极的玄铁,眼神闪过一丝惊恐。

实在太过诡异!

若是换做常人,或许会立时遁逃,但林楠心性坚毅无畏,沉吟片刻后,再次走向那黑色的物体。

“古法没了,怎么也要拿走一件,否则都对不住王克爽那几鞭子。”

林楠咬咬牙,走到那黑乎乎的东西跟前,视死如归般抓了过去。

“咦?”

林楠惊异一声,完全没有先前那般异状发生。

他心中奇怪,就这片刻功夫,漆黑的物体上,他的血迹已经全然不见,让林楠更添诧异。

“难道真是件宝贝?可究竟是何作用?也不知过了多久,别再露出破绽来。”

他且信且疑的塞进怀中,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并暗自嘀咕道。

林楠不甘心的又在四周搜了搜,没有其他事物,才安心离去。

一路无险情,下来之时丝毫未觉,这上去却让林楠大皱眉头,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瞧见那座古碑。

“人多眼杂,再让其他人看见,先且留在这里,也能每人参悟。”

林楠沉吟片刻,将那黑色物体掏出放在古碑后,将古碑掩盖好,林楠这才走出通道。

“想不到经过了三四个时辰。”

外面天已经蒙蒙亮,林楠当即调整了一下心态,并暗叫一声好险。

嗯?

就这时,远远能听见有人呼喝声,甚是嘈杂,不过距离甚远。

嗖。

林楠屏息凝神听了一会儿,见无其他异状,一闪身,窜出山洞,向着仙奴屋舍跑去。

眼见屋舍在望,林楠猛然停住脚步,一折身进入旁边茂林中,仔细整理一番衣着。

借着露水擦干血迹,才晃悠悠向着屋舍走去,装作睡眼惺忪之状。

“站住,这么早出来干什么?莫不是想逃跑?”

才走出十几步,身后一声不阴不阳的声响陡然响起,一回头就见王克爽嘴角冷笑的盯着自己。

“跑?干嘛要跑?”

林楠打个哈欠儿,眼神朦胧看着王克爽,一脸不解。

“今夜才抓住两个要逃走的仙奴,还有一个被逼回了谷中,还敢说不是你?”

王克爽目光一闪,紧紧盯着林楠问道。

这等逃跑岂不是自寻死路?

谷外必有仙人以神识探查,真是愚蠢!

“没想到还真有胆大包天之人,要是没事,我可回去睡觉了。”

林楠心中暗叹,脸上仍是迷茫,说着也不理王克爽,转身要走。

“就是你,还敢狡辩。”

王克爽冷笑一声,一甩手,操着鞭子狠狠向林楠抽了过来。

啪。

王克爽正想着擒了林楠,如何向周培山邀功,就听这一声响。

就见林楠一只手牢牢攥紧鞭子,神色冷冽盯着自己,那眼神冷如冰雪。

“竟敢还手,我定要禀报武爷……”

这种情景让他不禁打了个颤,色厉内荏喊着。

“哼。”

嘭。

话还未落,林楠冷哼一声,劈手夺过鞭子,拳如电闪,重重击在王克爽胸口上。

被如此重拳轰中,后者立时佝偻如虾米,疼的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可是逃走那人?你这个仗势欺人的奴狗。”

林楠冷笑着对王克爽喝道,甚至连眼神都变得凌厉起来。

“你别过来,武爷不会放过你,你别过来。”

眼见林楠一步步逼来,身上那股无形的气,吓的王克爽慌忙爬着倒退。

“你别过来,告诉你,老子可是已经养气有成,感受到强烈气感,是仙人了。”

仍见林楠脚步不停,王克爽一咬牙,连忙起身,说着话,狠狠一跺脚,手里像模像样结着古怪手印。

嗯?

林楠不禁皱着眉头,难道这等人也能感悟气感,成了修炼者?

他将信将疑,盯着王克爽。

快点来啊,快点来啊!

王克爽骑虎难下,心里焦急的默念道。

数息后,他渐渐感受到那股气感越来越强,腹部渐渐似欲鼓胀,脸上登时大喜。

“让你看看老子的仙法。”

嗤。

怒视着林楠,王克爽口中呼喝,话音方落,远远隔着数丈距离,狠狠向着林楠一掌拍去。

噗。

林楠下意识的伸手遮挡,就听一声很细微的声响,旋即一股浓烈的恶臭顺着风吹来。

这股恶臭熏得林楠眼睛直欲流泪,胃里一阵阵的翻涌。

而此时,王克爽更是羞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肠胃不好,就别东跑西颠的了,这气感,还真是常人不能及。”

林楠抹了把眼泪,呵呵低笑着转身走进屋舍,心中暗道可惜,若是离屋舍不远,今日怎么也要废了他。

“什么东西烂了?好大的味,咦?王哥,找到那人了么?”

远远似乎能听见脚步传来,夹着疑惑的声音。

“滚。”

王克爽捡起林楠扔下的鞭子狠狠抽了两下,留下一脸茫然的几名仙奴,愤愤离去。

屋中,那些少年依旧熟睡,丝毫未察觉,林楠这才放下心来,躺在床上休息。

才闭目凝神片刻功夫,房门就被一个常跟在王克爽身边的仙奴踹开,呼喝着众人起身。

林楠一休息才觉得疲惫不堪,右侧肩膀更是火辣辣的疼。

挣扎起身,默默跟着众人出去,正喝着浑黄的汤水,就被一声厉喝打断,众多仙奴神色茫然的望着空地中央。

此时,中央早竖起两根柱子,两名二十多岁的青年被高高吊起,已经打得血肉模糊,显然不能活了。

“昨日夜里有三人胆大包天,想要私自逃走,哼哼,再有这等私心的人,这就是下场。”

王克爽冷笑着一一扫过众人,说话间,眼神悄然飘向林楠,嘿嘿冷笑。

“还有一人,别以为武爷不知。”

周培山目光森冷扫视着众人,话音未落,一拍桌子,整个人一飞两三丈,向着众人扑来。

天津市儿童医院北辰院区
芜湖市中医医院
沧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山东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湖北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