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风恋文丽君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我叫文丽君。呃,你猜对了,其实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白狐是狐族里的精品,百年难遇。我更是天生丽质,花容月貌。所以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众狐目光

我叫文丽君。呃,你猜对了,其实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白狐是狐族里的精品,百年难遇。我更是天生丽质,花容月貌。所以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众狐目光的焦点。不仅西西草原上的众狐美眉对我心生妒意,就连隔壁黑森林的树妖藤精也对我羡慕嫉恨个不亦乐乎。好吧,稍微有点小自恋。不过对于她们的冷漠,本姑娘向来表示的蔑视,哼,蔑视!  坐在黑森林里的清水湖畔,我又情不自禁的在水边摆着pose。漂亮,真是漂亮!玉貌花容,素口蛮腰,这样的美狐儿怕是万年也难得一见!不愧是西西草原魔族的族花哦……咳,又自恋了。  正遐想中,一阵甜的发腻的哼哼声打断了我的思路。“哼哼……呵呵……达令……”不用回头我也知道又是那头讨厌的花妖猪。自从上次不小心撞见这只花妖猪在清水湖里洗澡,这只猪就跟定了我,非说我看了他的裸体,要我对他负责。555……天知道一直猪的裸体有什么看头!而且是一头长得不怎么好看的猪!哎,有时候长得漂亮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我螓首略转,朱唇微启。那只猪见我笑靥如花,立时满眼的桃心泡泡,涎水直流……再下一秒,我用尽全力狮吼一声“滚……”那只猪惊悚的瞪大双眼,‘嗷’的一声以快的速度逃离了我的视线。切!虽说花妖猪也算的上一表猪才,而且还是猪中贵族,可姐姐好歹也是族花一朵,怎么能随随便便插在一坨猪粪上呢!?  正暗自感慨之际,有纤纤细步姗姗而来,抬眼望去,正是我的闺蜜紫藤。紫藤也是极少见的美藤妖,虽然她……有点黑。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的天资绝色,反而增加了几分妩媚的韵致。  只见她袅袅婷婷,柔若柳枝,娇若羞花。娇弱柔媚中却又带着几分忧愁。“君君……呜……”未语泪先流,哎,坠入情网的女人就是麻烦,整日这样患得患失辗转反侧的想着她的小意中人。好吧,谁让我们是的姐妹呢。心一横:“藤宝,我陪你去人类世界找他!”  是的,紫藤爱上的不是我们魔域的帅妖,而是人类的一个驱魔人。这还得从上古时代说起……咳咳,学好历史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还好我在狐族里是比较有文化的。作为族花,不能光从美貌上胜过别人,还要文韬武略都精通一二,这样才能有目空一切的气势,横扫整个西西草原……呃,貌似跑题了。  据说上古时代人类的驱魔人和魔域中好勇斗狠之徒就一直在交战,二者此长彼消,此消彼长。直到十年前,一个道术高深的的驱魔人一眉道长,无意中得了一把神兵利器----‘屠妖乾坤袋’。此袋只要念动咒语,不论多强大的妖魔,魂魄都会被封印进去。  一眉道人带着他的大弟子西门我要和众驱魔人横扫整个魔域,受伤的紫藤正是这个时候偶遇师徒二人。一眉道人哪肯放过,大喊一声:“妖孽哪里逃。”说着就要念动咒语,祭起乾坤袋收妖。一旁的西门我要却无端心生怜悯,忙喊到:“师傅,她不过是一道行浅薄的小妖,而且已经元气大伤,还是饶她一命吧。”紫藤借一眉道人分神之际,化作青烟遁走。  可谁知一眼千年,这妮子竟然对西门我要念念不忘,相思成灾……好吧,我承认,又是英雄救美的狗血剧情。自那次大战之后,魔域元气大伤。驱魔人在西西草原外划下结界,不许魔域中人踏出结界半步,自此相安无事。  “可以吗?”紫藤眸光流转,神色焦灼,又带着几分女儿家的羞涩。“呃,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们去找大飞姑姑,她知道的多,说不定可以帮我们打破结界哦。”  大飞姑姑是魔族另一个传奇,据说她年轻时美貌倨傲,是众妖心目中的女神。可她却爱上了一个天神,自古神妖有别,更可恨那天神竟是个薄情寡义之人,为了自己的修为和前途竟然弃大飞而去,自此大飞看破红尘,幽居在黑森林地宫里面,独自修行……想到这里,我的一腔正义喷薄而出,这个冷酷无情铁石心肠的臭男人,简直就是欠扁!我打我打,狠狠的打!一阵冥想中的拳打脚踢……吼吼。  小时候我和紫藤曾无意中触动地宫密室开关,得见大飞姑姑一面。姑姑认定我们是有缘人,开始秘授我俩修行之法,自此我俩的修为开始了突飞猛进式的增长。想罢我牵起紫藤,化作两股青烟腾空而去。  地宫外面的树木遮天蔽日,浓荫密布。阳光透过密匝的树叶落在地面上,雕刻出层层暗暗的斑纹。四周万籁俱静,只有偶尔的微风拂过。显得静逸而又诡异。姑姑就是姑姑,连修炼的地方都是这么酷酷的耶,每次来某狐都不免感慨一番……  轻轻触动古树上地宫密室开关,伴随一阵门轴的吱呀扭动声。脚底豁然出现一个黑洞。黑乎乎的洞口像一个漩涡,带着浓浓的潮气似乎要将人吸纳进去。我和紫藤牵手纵身跃下,着陆之后,前面豁然开朗。一座巍峨的地宫赫然伫立在眼前。刚推开大门,一阵幽怨迷离的琴音就似乎隔了尘世破空而来……  买嘎达!大飞姑姑依旧是素衣无华,宛若一株空谷幽兰,永远那般的清雅俊秀。哎,妖精女神果然不是盖得呀!  “你这俩妮子,怎的想起来看姑姑了?”清若风吟的的声音,雍雅浅笑的唇畔。“姑姑……”紫藤再也忍不住,哽咽着投入大飞温暖的怀抱。大飞温柔一笑,轻轻抚着紫藤的长发,眼神却望向我:“丽君,怎么回事?”我撇撇嘴做无辜状,继而将前因后果向姑姑娓娓道来。  “打破结界的办法不是没有,可是需要至阴毒物‘百毒蛇王’的心头之血做引,在集齐七七四十九种药材做辅,洒在西北结界薄弱的地方方可。只是人类世界危机重重,此去可谓是九死一生!”大飞姑姑语重心长。  “可今生若与西门无缘相见,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等等……等等,‘百毒蛇王’!听见这几个字,我眼中的桃心泡泡开始四处乱窜,她们的谈话也被自动屏蔽。据说那百毒蛇王孟小邪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可是魔族帅男额!我一直祈盼能有个七大姑八大姨的和蛇王攀上亲戚,没想到今天倒如愿了,暗爽中……  “喂喂喂,对哦,那个什么心头之血的,会不会要了帅锅的小命额,如果那样实在是暴殄天物了!”我抹了一下嘴边的涎水焦急的问道。  “傻丫头,看你急的。若是遇见旁人自是无救了,不过姑姑的‘紫玉续命丸’可保他一命,只是献上心头之血后,他的功力会大减,不知他是否会应允呢!”  遇上困难就退缩绝不是我们魔族的作风,何况是求见魔族美男,说不定他和我一见倾心,再见倾情,成就一段跨种族的爱恋!哈哈吼吼  蛇王堡坐落在西西草原中部,少了几分高大巍峨,却多了几分典雅神秘。下人通报之后,引领我们走进蛇王堡。走进大厅的刹那,我就像被魔法定住了一般无法呼吸。蛇王孟小邪慵懒的侧躺在大厅卧榻之上,他一身白衣,胸口半敞,蜜色的肌肤隐约可见。俊美邪气的双眸,性感柔软的薄唇。我靠!妖孽啊!简直媚到骨子里去了!这样的脸在看下去可是会引诱我犯罪的!不行了,深呼吸,胡秋月,淡定淡定哈!你可是仪态万方矜持有度的族花啊,决不能失了仪态!  此刻孟小邪也在打量着我们俩个,大概是这种既崇拜又花痴的眼神见多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忽然他眸光一亮,翻身下榻向我走来。立时我的脑海里劈闪过几个画面,蛇王对我一见钟情,为了美好的爱情,不顾族人的反对,即使放弃王位也要和我双宿双飞!太感人了!只是他一会向我表白的时候,我该怎么做呢?是矜持的拒绝?还是忘情的接受?哎呀,好难办呀!正当我暗自陶醉的时候,孟小邪一把抓住紫藤的臂膀,激动的喊道:“是你吗?紫藤,真的是你吗!?”呃,好吧,悲剧了。  紫藤满脸诧异:“你是?”  “我是孟小邪呀,你忘了吗?在你小时候,有一次一个流氓上来和你搭讪,有个小妖为了救你,被打成重伤,修养了好久才恢复元气!”  “哦哦,你就是曾经救过我的那个小妖!”  “不,我是那个流氓!”孟小邪尴尬的嘟囔着。  买噶达,我承认再次被华丽丽的雷倒了!不过看孟小邪这神色,估计是在暗恋紫藤,看来事情好办多了。只是这悲催的故事,怎么和帅男牵扯不清都是那个黑妞!姐可是响当当的族花呀!怒啊!  一向娇柔的紫藤甩开孟小邪的双手,恼恨的说道:“搭讪!有你那样搭讪的吗?用刀架在人家脖子上,然后说哥喜欢你,做哥的女人吧!有你这样的吗!?啊!?”  “人家那时候还小嘛……”孟小邪卖萌道。  要死啦,长得这么帅竟然还敢卖萌,你还让人活不?还是次看一个男人将阴柔之美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真是个要命的妖孽!好吧,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帮你一次。我暗里拽住紫藤袖角,使了一个眼色。  紫藤即刻心领神会:“好吧,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我们要去人类世界,需要你的心头之血打开结界,你可愿意?”  孟小邪眼中波澜微起,随后低沉的说道:“紫藤,自从那次和你相遇,我就一直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了,从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我的命……你随时都可以拿去!”  受不鸟了,这么深情的告白,我明显感觉自己对他的仰慕犹如黄河之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呃,有姑姑的紫玉续命丸,你会没事的,可是可是……功力会大减的!”紫藤绞动着裙角,不安的说道。  孟小邪爽朗的笑道:“那就更没问题了。不过我有个要求……我要和你们一起去人类世界!”  哇塞!能和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美男朝夕相处,实在是太给力了吧!耶!果然是天遂狐愿呃!  虽然孟小邪已经知道紫藤是为了爱情才去的人类世界,可还是义无反顾的献上心头之血,并追随我们来到了人类世界。  为了方便找寻,我们徒步而行。一边欣赏人间美景,一边四处打探,倒也悠闲自在。只是这孟小邪帅的太过分了,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女粉丝的追捧围观。可恨的是这货每每都对众粉丝浮光流转颔首致意,举手中倾尽风流,投足间万千风情,惹得那些妹纸们芳心大乱。他却每在此时必背手迎风而立,故作怆然吟道:“我只是一个远行客,请原谅我惊扰了你的目光,请原谅我的步伐匆匆……”或者说什么“日升月落,时光悄然流逝,而我会在光阴尽头等你……”诸如此类的酸词,不知弄碎了多少芳心哦。  哼!这些小女子竟然完全无视我和紫藤这俩个重量级的护草使者,实在太不象话了!还有这个赖皮蛇一副作死的节奏,四处乱抛媚眼,完全当老娘是空气。我几次忍住想痛扁他的念头,来日方长,只能息怒再息怒。只是我那粉红色的梦想就这样被无情的现实击的粉碎!悲剧啊!  都说夜路走多了终遇鬼,果然有一日正当我和紫藤在客栈小憩的时候,孟小邪偷溜出去不一会就狼狈而归,只见他衣衫不整,神色凄楚:“紫藤,丽君……呜呜呜被人非礼了……呜呜呜”  “说,是谁?本狐找他算账去!”我顿时火冒三丈,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没脸见人了,呜呜”  “快说是谁,看我不找上门去!”  “我被吓蒙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孟小邪咬着衣角楚楚可怜。这个二货难道脑袋被驴踢了么,我怒道:“笨死了你!天天打猎还被鹰算计了啊!让人占了便宜还找不到正主!”  孟小邪呜咽着转向紫藤,幽怨的说道:“紫藤,是我不好,没能为你守住贞操!”  紫藤嗤之以鼻:“切,你的贞操早八百年前就喂狼了!”正说话间,一个花蝴蝶似的身影闯了进来,娇滴滴的喊着:“公子,我来了”。只见来人锦衣绣鞋,脂香四溢,一头的珠翠随着肥硕的身躯左扭右摆。双目似喜似嗔,要命的是肥硕的双唇下面长满了胡子。我靠,刹那间像有股高压电从脑顶直穿到脚底心,我被雷的外焦里嫩。紫藤已经忍不住开始狂呕起来,孟小邪躲在我们俩个身后瑟瑟发抖。花蝴蝶已经冲了过来,一边死死抱住孟小邪一边撅着肥唇索吻:“公子,我林娇娇长这么大,你是个抱过我的人,从此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这个赖皮蛇长了这么一张男女通吃的俏脸,还敢四处去招摇,这下给他点教训也好,我在一旁偷眼暗笑。因为怕引来驱魔人,所以我们不敢肆意动用法术。孟小邪无处躲闪,一时被虐得狼狈不堪‘花容失色’。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我才一把扯过这个林娇娇,林娇娇在某狐肆虐着杀气的眼神里,哆嗦着松开了咸猪手。作为一名有文化的白狐,我深知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以德服人才是王道。于是乎我开始引经据典慷慨陈词,在我一次比一次充分的暗示下,林娇娇一次比一次更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就是人类里的糟粕,男人中的耻辱。及时让自己理由充分的陷入了深深悲痛之中,终忍不住双手捧脸嚎啕着冲了出去。  孟小邪见危机已经解除,一个360度高空旋转,潇洒的落坐在椅子上。又恢复了风流不羁的自恋模样:“唉,长得太帅了就是烦恼多,以后再也不敢一个人出门了!”  这货显然感受到我怒视的眼光:“丽君,你这样脉脉含情的看着我,是不是在暗恋本公子呢?嗯,你不会是想向我表白吧?别嘛,紫藤还在,我已经了解你的心意了……”  “我是想说……” 共 902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炎术后吃什么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天空还是蔚蓝色

下一页:人的沉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