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奶牛养殖不容乐观

2018-11-05 09:58:49

奶牛养殖不容乐观

许鹏展 张继逊 韩方杰 自“三鹿事件”发生以后,作为养牛大县的江苏徐州铜山县,奶牛养殖情况如何?养殖规模、养殖收益情况有何改变?养殖现状与发展前景怎样?带着一系列问题,铜山县物价局抽调专门人员,由一名副局长带队,分三种情况,即规模养殖、养殖大户、中小养殖户先后调查了3个乡镇若干养殖专业户、一个千头养牛场、两个收奶站的情况。经过座谈、实地调查、会计核算,从购、养、售等各个环节深度解析铜山的奶牛养殖状况。 此次考察的时间以2008年8月“三鹿事件”发生为起点,到2009年9月为终点,奶牛业的突出表现为:收购价阶段性下行,养殖成本波浪段上浮,饲养收入逐步减少,政府扶持效果越来越不明显。规模养殖由盈利多转向盈利少,不少养殖户出现收益成本倒挂。总之,养殖现状不容乐观。 现状 收购价阶段性下行 自去年9月以来,本地两大乳业集团控制着鲜奶收购价格,其间变动之频繁也是以前年度少有的,有时一个季度变一次,有时不到一个月变两次。价格变动趋势为一路探底后逐步回升。主要时点价格降幅偏大。(见附表一) 其中一集团所属奶牛饲养场鲜奶售价由2008年8月的2.68元/公斤,降到2009年2月2.42元/公斤,再到2009年5月的2.32元/公斤,5月以后企业收购价格开始调升,到2009年8月达到2.71元/公斤。 养殖场(户)的售奶价格比规模养殖厂价格还低。奶站依据蛋白质脂及含量围绕基价上下浮动,散养户因为蛋白质及脂肪含量低等因素,平均交易价格比收购牌价低几分到一毛多不等。据刘集镇吴玉桥提供的资料,今年初达到1.71元/公斤(脂肪2.9蛋白质3.0),这个价格是见底价格,那段时间亏得狠。(见附表二) 农村散养户的售奶价格相对偏低,造成农村奶牛饲养业开始萎缩。到2009年四五月份,3个乡镇的养殖户特别是小规模养殖户开始退出养殖业,大量处理奶牛,其中有一个乡镇的奶牛存栏量不足去年8月的一半。 另据调查,铜山的养殖户售奶的选择性不大,因为两大集团通过当地政府与养殖专业户签订了售奶合同,合同规定养殖户必须保证按合同规定的数量售奶,销售价格由收奶企业定价,合同的期限由企业规定。“三鹿事件”后企业为了占有奶源,合同期普遍延长,养殖户只能按照合同约定的事项行为,违约还要承担相应的经济制裁。 养殖成本波浪式上浮 铜山养牛业的成本构成中饲料是主要的部分,而饲料价格的上涨是推动养殖业成本上涨的主要因素。另外直接工资的上涨也是养殖成本上升的因素之一。铜山中小规模养殖户养牛的饲料配制主要有玉米、麸皮和豆粕,在饲料中各占的比重分别为:50%、22%和25%,其他配料只占3%。在3种主要饲料价格以玉米价格波浪式上升,麸皮价格相对好一些,豆粕价格属涨幅较大。(见附表三) 据调查,豆粕价格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幅度明显,去年8月豆粕价格2000元/吨,今年8月则上涨到3500元/吨,上涨75%,且出现货源偏紧现象。 以上3种饲料价格上涨致使养牛成本节节上升,给养殖户增加了不小的额外支出,一半以上的收益被饲料的价格上涨所抵消。 饲养收入逐步减少 据维维奶牛养殖场提供的数据表明,从去年8月到今年8月1年多的时间里,该企业成本与收入情况是倒挂的,且倒挂率越来越大(见附表四)。从倒挂的比率可以清晰的看出成本上涨导致的收益锐减,这从深层反映了养殖业的经营状况。 根据散养户提供的数据综合后我们发现,散养户由盈利到亏损,其中刘集一户养殖户提供的资料很有代表性。(见附表五) 养殖户的调查很能说明问题,如刘集镇吴玉桥户8头奶牛,去年9月售奶收入1480元/头,今年2月1350元/头,8月1360元/头。散养户在“三鹿事件”之前,每月单位收益达92元/头,随着饲料上涨和奶价下行,今年二月份每月亏27元/头,到今年下半年,虽然奶价有所提高,但玉米等饲料价格上涨更快,导致养殖户养牛收益再度下降,为了降低成本,辞掉帮工,自己动手割青草,自己拉送玉米秸等,9月核算仍亏31元/头。也就是这一时期,淘汰奶牛现象由时有发生到镇镇存在。收益倒挂成为当今困扰养牛业的一个大问题。 政府扶持效果越来越不明显 作为养牛大县,铜山有一套很好的奶牛养殖扶持政策。如小牛出生即补500元/头,三鹿事件后,奶牛每头定补170元,对奶牛实行免费疾病预防,养牛保险费用80%由政府负担,等等。在一定程度上对奶牛养殖业起到促进作用,使铜山成为全市、全省的养牛大县。三鹿事件后,特别是2009年以来,养牛业经受了收益下滑的重大考验后,政府虽然采取了一些扶持政策,但扶持效果不甚明显,不如周边省市县的政策更加优惠。 后果 养牛户数逐月减少 自三鹿事件到现在1年多的时间,养牛业经受了重大的考验。据3个乡镇有关部门的统计,奶牛存栏量变化是非常明显的,个别乡镇可以说是数量大减。(见附表六) 饲养成本的增加和售奶价格的偏低短期内出现养殖户淘牛,长期后果将导致未来若干年的奶源减少,养牛业缩小。而要再恢复则不是一年半载能办得到的,那至少要花上一个养牛周期,将近3年的时间。 奶源减少 据两个收奶站的统计资料分析,三鹿事件之前的收奶量是现在收奶量的一倍以上,虽然近期收奶站价格探底回升,但收奶数量增加甚微,(见附表七)不能不使企业和有关政府部门产生担忧,如果这种现象发展下去,也许不长的时间后,社会供奶量就会不足,两个企业就只能靠自己的养殖场保证供奶量,重要的是铜山作为养牛大县的地位就会受到冲击,铜山的产业结构将会发生较大的变化,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 养殖户的售奶收入与其他收入减少 经过对维维集团所属千头奶牛场和3个乡镇若干调查点养殖户的调查,由于奶业效益低,养殖户纯奶销售处于整体亏损状态,规模以上养殖奶业收入由于整体优势虽然好于散养户,但多数在临界点上下徘徊。至于其他收入主要有两项,其一是牛价,其二是粪价。据了解,近一段时间来,奶牛价格也呈下降之势,三鹿事件发生前一头奶牛1万元以上,而今好的奶牛也只有7000到8000元,小母牛卖价由1年前的6000元/头降到4000元到5000元/头,且销路不是太好;牛粪等副产品出售也不及以前年度,不少养殖户变现能力不够,为避免积存,只能免费将牛粪赠送于人。从而缩减养殖收入,加大维持成本,使得养殖业收益加速递减。终打击养殖户的养殖信心。 对策 引进竞争机制,约束收奶企业。经过对调查数据的梳理分析,我们认为单一的售奶方式,形成局部垄断,是奶价上不去的原因。签订合同的企业因为有合同的约束,可以压低价格或变相压低价格,导致奶农丰产而不丰收,高产而低收。建议多个企业参与市场,避免牛奶收购价过渡偏低。 扩大养殖规模,形成产业优势。建议政府出台政策,鼓励和促进规模化、产业化养牛业,优化养殖结构,提高养殖效率,提高抗击风险的能力,保持铜山养牛业的长盛不衰。 健全奶业协会,发挥协会作用。目前养殖业协会组织作为不大,发挥作用的空间较小。养殖户在分散的地域里各自为战,信息不畅,形成了赚钱就上,亏本就放的局面。奶业协会应积极主动提出意见建议,充分发挥作用,通报信息,交流经验,共同抵御风险,强化产业的整体优势。 调整产业政策,增加扶持力度。在现行的政策制度下,及时兑现今年的小牛补贴对于增加养殖信心,稳定产业规模很有必要;在此基础上,可以借鉴安徽等地的做法,出台更多的优惠政策,加大政府扶持力度,如加大对奶牛的存栏补贴,进一步减轻养殖户的负担,降低养殖成本。 加强价格监管,实行奶价备案制度。现行的奶业收购价格是企业自主定价,往往是只签合同,不定价格,奶价收购企业根据自己的情况自行定价,定价没有过多考虑奶农的利益,一年会出现很多的收购价格,甚至一个月出现好几个价格的现象,奶农只能因为合同约定销售牛奶,养殖户的利益靠企业“恩赐”。加强价格监管,收购价格由政府价格部门参与把关,相对稳定收购价格,对于企业与奶农双方的利益均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价格备案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收购价格过度下降。

开锁培训学校
荧光光谱仪
冷藏车改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