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仗剑万里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玄门内部的分化

2020/01/16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仗剑万里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玄门内部的分化鼎州玄门总部,老门主一脸气恼,座下众人低着头什么话都不敢说。老门主在气头上,这时候开口说话

仗剑万里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玄门内部的分化

鼎州玄门总部,老门主一脸气恼,座下众人低着头什么话都不敢说。

老门主在气头上,这时候开口说话,等于主动捋虎须。虽说门主已老,观念陈旧僵化,可实力越发强劲。

现在淮安秋被叶峰杀了,乐正歌孤掌难鸣,天平正慢慢向老门主倾斜。

战争结束了,外面基本稳定了,接下来就是内部问题的解决。

有些玄门中人并不想跟老门主走,腐朽的最终结局是衰亡。只是广厦将倾,大家却只能眼看着玄门走向衰弱。

立世千余年,腐败深入骨髓。哪怕老门主知道这些,但他没有决心完成一场变革。

历史告诉老门主,变革要流血,不止要流守旧势力的血,也要流变革者的血。

玄门内的人也希望玄门能长盛不衰,他们的权势来自玄门。玄门坍塌,他们会成为四散的猢狲。变革但阻力太大,涉及的方方面面让人望而却步。

原来站在乐正歌一方的人,有很多是见乐正歌快要将老门主架空了,这才把宝压到乐正歌身上。这类人别说和守旧势力破釜沉舟的决战,恐怕还会暗自阻挠乐正歌欲行之事。

之所以加入乐正歌,不过是想混个从龙之功罢了。

日后乐正歌上位,做了玄门的门主,这些昔日的“功臣”还不得“论功行赏”。一来二去,变革极有可能再次成为泡影。

大殿上的气氛越来越压抑,老门主看着众人说道:“这件事你们不给我个解释吗?”

场下更静,呼吸可闻。

不是实力上的碾压,而是权势的力量。生杀予夺,全在老门主一心。

许久,范哲打破了沉静,他向中间走了几步,躬身道:“明州附近是我负责的,除了这种纰漏是我的过错。”

老门主一拍黑龙椅的扶手,声音不大,但所有人心神一震,均暗中留意事态的发展。

范哲是乐正歌的人,加上最近玄门内部暗流涌动,有心的人早就留心了。

能站在大殿内的没几个是省油的灯,有些是玄门的老人,还有一些是从底层爬上来的。

玄门的老人活得久,见识的多,嗅觉灵敏的很。那些一步步爬上来的更了不得,都是波涛汹涌的后浪。

老门主道:“玄门受了不少损失,你当然罪责难逃。”

范哲道:“属下甘愿受罚。”

“你受罚?你可知损失的那些东西,你十条命都不够赔的。”老门主沉声道。

殿内众人见事情有升级的架势,当即打起十二分精神,密切注意局势的变化。

范哲跪在地上,缄口不言。

这时殿内一个老者走到殿中,老者身体略矮,长着一对剑眉。他面朝老门主,躬身道:“启禀门主,范哲此人年轻鲁莽,做事急功近利,致使玄门遭受这种损失,当株连九族!”

当“株连九族”四个字出现时,哪怕殿内几个反应迟钝的人也反应过来。

老门主借机向乐正歌一系的人发难。

要株连范哲九族的老者是老门主的心腹,二人一直穿一条裤子,这时候站出来,是打算彻底搞死范哲啊。

范哲依然跪在地上,事情确实是他办的,也确实出了纰漏。老门主要杀要剐,他只能悉听尊便。

乐正歌还没回来,范哲威望不够,不足以整合乐正歌一系的力量。还没到摊牌的时候,贸然摊牌,乐正歌一系在玄门内的人很可能会全军覆没。

大殿内一个中年男子走到殿中,对略矮老者说道:“平大人,我认为此事略有不妥。范哲之前怀疑纯阳寺关闭山门一事可能有诈,要不是他提醒,让玄门各个分部做好准备,损失的恐怕不止六个分部。”

略矮的老者名唤平伐,是玄门的第一先贤。他听到中年男子替范哲辩驳,立即说道:“功是功,过是过。功过不能相抵,否则还不乱了套。”

他一甩衣袖,一身正气凌然,好像真的没有半点私心。

中年男子道:“范哲还年轻,未来必定会成为玄门的栋梁之才。玄门应该给他一个机会,滥杀只会让我玄门无人可用。”

老门主端坐在庞大的黑色龙椅上,任由殿内二人争吵,心道:“栋梁之才不能为我所用,只会让玄门日益分离,此子必须除掉。”

……

……

雪地里,一群人行色匆匆,正全速前往鼎州。

接连赶了三四天的路,七阶灵兽全速前进,硬生生跑死掉了。

男子从灵兽的尸体上走下来,向前望了望,眼中的神情复杂,隐隐带着几分着急。他面容粗犷,算不上帅气,不过那份阳刚之气扑面而来,身上飘着若有若无的血气,不知杀过多少人。

周围一片银装素裹,荒原之上有个小酒馆。酒馆的出现极其突兀,就好像皮肤光滑的人起了一个疙瘩,而且这个疙瘩有拳头大小。

男子身后站着一群人,这些人一个个神色匆匆,望着小酒馆的眼神中无半点善意。

他们本来是乘坐仙舟前往鼎州的,自从明州附近的事传出去后,各种怪事接连发生。

先是仙舟阵法无理由的严重损坏,接着是大批坐骑死亡,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小酒馆。

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对男子说道:“乐大人,让属下先去探个虚实。”

男子正是乐正歌,他摆了摆手,说道:“故人到来,没必要。”

小酒馆内渐渐冒出热气,阵阵酒香飘荡在荒野上。从酒馆内走出一个人,这个人身着斗篷,头戴斗笠。

项甲还是以前的装束。

乐正歌笑道:“谁能想到,你会成为夜尽的领袖,接夜锦的班。”

项甲摊摊手,“我以前也以为会由叶峰接管夜尽,自从我坐了这个位子,生怕比叶峰差,不敢有一丝懈怠。”

“你费劲心力的找我,为什么?”

项甲道:“为了找到你,我确实费了不少功夫,但仙舟破损不是我搞的,灵兽也不是我毒的。”

乐正歌干笑一声:“看来你准备的很充分嘛。”

“当然,不然怎么能说服你。”

“你想要什么?”乐正歌率先走到酒馆里,“但说无妨。”

项甲不在乎乐正歌无礼的举动,笑道:“我要五色返魂丹。”

鞍山市中心医院
岳阳县人民医院
长沙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江门白癜风医院
芜湖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