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闫妮20年前作品曝光曾为巩俐跑龙套

2018-10-29 11:59:02

闫妮20年前作品曝光 曾为巩俐跑龙套

凤凰卫视4月1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演员闫妮做客鲁豫现场,二十年前电影,崭露闫妮怎样的青涩面孔。

闫妮:那你看那是1990年拍的,那多少年了,我还看到了我背了一杆枪。

解说:萤幕上风情万种,生活里怎样洋相百出。

闫妮:我说天那,我说我都把家翻了个底朝天,你告诉我,要什么入住通知书什么的,现在你又不要了,我又快崩溃了你知道吗!然后忽然一回身这个人没了。

陈鲁豫:什么,别的人没了。

闫妮:我没了嘛,摔倒那个里面了。

解说:偶像也追星,文艺女青年展示怎样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闫妮:他们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唱得非常好,他一回身的那一刻好帅呀!

解说:好友齐爆料,深度解密老板娘的背后故事。

耿乐:特别好奇,每次吃饭你跟她抢不着单,妮儿你啥时候拍完,啥时候回来,我想你。

解说:十六岁女儿首曝光,又有那些谜语现场送给母亲。

闫妮女儿: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也要来跟我说,我永远都在这儿。

解说:伤痛过后又将分享怎样的爱情箴言。

陈鲁豫:找到一个让你快乐的人呗。

闫妮:其实这也是我心理所想。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演员闫妮历经风雨,依然绽放,精彩即将开始。

陈鲁豫:我记得上一次采访闫妮的时候,她在节目,说她准备去学一下怎么烤饼干,然后我说好啊,那下次你再来上节目的话,把烤饼干带来,她说行。但说实话,其实那事儿我早就忘了,但是呢我们的编导还,然后跟闫妮一说,她说行,我带来了,她就带来了。但是我仔细看了一下,鉴于形状比较规整,我有些怀疑这是不是手工的,如果真是手工的话,是个的手工,所以待会儿问问闫妮。但饼干很香谢谢她!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视剧《武林外传》片段

你看你看你哭啥呀,我不走了。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影《斗牛》片段

牛二哥给。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影《三枪拍案惊奇》片段

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我找到那副肩膀了,那曾想是个假肢,还是个次品,白瞎我对你一片真心了。

我那什么

我不想再听你这个娘娘腔废话。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影《大魔术师》片段

给我。

给什么?

女主角。

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女人。

解说:2014年她又有了全新的姿态。

电视剧《一仆二主》片段

你吃亏了吗?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你开着我的车,穿着我给你买的衣服,那个妖精见了你不把你当唐僧啊!

你的按1是谁啊!

树苗,不信你试试。

我是几啊!

2

解说:演员生涯二十年,闫妮成功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或风情万种,或大胆泼辣或果敢坚强的女性形象,现实中的她近些年来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精彩生活。

陈鲁豫:欢迎,掌声欢迎闫妮。请坐。

闫妮:好。

陈鲁豫:谢谢您带的饼干,说实话这是你烤的吗?

闫妮:这个是的。

陈鲁豫:但是不管怎样,你记着这事儿,我还是挺感动的。那你真的烤过吗?这我就当是你烤的,反正是你送来的。

闫妮:因为说是我烤的,就把这背了一遍。你知道是咋烤吗?就是有这个黄油,这个果脯。

陈鲁豫:面粉我知道。

闫妮:面粉、糖,就是然后先把他像擀面一样,擀一下,擀一下,然后再把它放在那个冻一下,然后在微波炉里烤二十分钟,在路上他非得让我背。

陈鲁豫:人可能是越大越很难改变了,你觉得咱们这咱们应该有两年、两年多可能没见吧!两年差不多。你觉得你有一些改变吗?任何大大小小的改变,你觉得有吗?

闫妮:有,肯定有,我说过2013年好像,就是去年还是前年,因为我是属猪的,在蛇年好像,就是好像把我笼罩的,就像、你好像没有那么明朗的一个心,是那样的一种感觉,我就说你看我也去跳水,其实跳水其实那个完全不属于我,其实我也是想走出去一步。

陈鲁豫:像你一个心态这么好的人,其实也会要经历有难过的时候。

闫妮:对,是这样的。

陈鲁豫:我总觉得你是,心态特别好的一个人。

闫妮:我觉得我的死内心还是热爱生活的,我觉得生活对我也还是很好的,我说我这样一个演员,可能生活还让我要经历一些内心的一些折磨,我想这一切我都要去经历嘛!但是我终想,还是想把一种快乐的东西,也带给我周边的人。

陈鲁豫:我觉得你还是有一些变化,就是你比之前好像,会表达自己的感觉和情感了。

闫妮:对,你知道他们有一个人说我。

陈鲁豫:说什么?

闫妮:比如说别人问我问题的时候,我就。然后现在是。那天看了后我说能不能再给我演一遍,我说你学我学得太像了。

陈鲁豫:那你在这一年当中,因为你的状态是不好的,可能是不太快乐不太明朗的,那这时候你希望你拍的角色,正好是跟你这个心情是吻合的,还是我希望角色完全是反差的。

闫妮:我可能在那一刻,可能总有那样的角色,跟我的现状是有点相像的,所以我也可以去,用那个角色表达我自己。

陈鲁豫:和张嘉译演习的过程,是很顺的过程,因为你们都有相同的生活背景,地域文化的背景。

闫妮:我们俩开始在拍这戏的时候,也吵架、吵得也挺厉害。

陈鲁豫:你们争吵是用普通话还是陕西话?

闫妮:反正我跟导演。

陈鲁豫:导演不也是陕西人吗?

闫妮:对,我们三个就是说陕西话,然后陈彤老师总是在旁边,也挺可怜的,然后完了之后,他还不好意思问我和嘉译,总是问导演。能不能给我翻译一下,因为我们一吵起来就说得特别快,然后每次导演还负责给他翻译,本来陈彤老师是向着嘉译的,导演开始还向着我的,后来他们都向着嘉译,就我一个人孤立了。

陈鲁豫:为什么呢?

闫妮:因为他们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后来我也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我老想拉他俩,他俩后来都走了。

陈鲁豫:拍完这部戏之后,人的状态有豁然开朗那感觉吗?

闫妮:对,我还真是的,我跟嘉译说过这个话,我说嘉译我说以前我那么较真,那么坚持我说但是我跟你拍完这个戏的时候,我忽然也想了,我可能往后走一步,可能我的路会更宽一点。

陈鲁豫:很多时候,我也觉得工作对一个人来说,是一种拯救,就是它可以把你从那种特别黑的情绪当中拽出来,不好的情绪当中拽出来。

闫妮:对,因为在那两年中,因为我女儿也离开我嘛!所以我感觉其实自己有时候,在北京这样一个城市里,好像有一种,我就说我拍《一仆二主》的时候,我站在大桥上,我忽然回头跟嘉译说,我说北京我还唱了一首,这首《北京北京》,他不让我唱这首歌,我说我要唱,我说我对这个城市又爱又恨。我就唱,我唱完之后,我感觉嘉译在后面,他也能感觉到我的那种感觉。他的表情非常之准确。

[1][2][3][4][5]下一页尾页电视剧《一仆二主》片段

北京你是我的情人,我又爱又恨你,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在这我能够感觉到我的存在。

解说:闫妮是大器晚成的演员,早在1994年23岁的闫妮就调入,空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在那之后的十年时间里,性格内向貌不惊人的闫妮,一次也没有得到过重要角色的出演机会。

那时的她接到剧组的,总是先一口答应对方的邀约,再问角色的大小,尽管一次次满怀期待,却从没有愿望成真的时刻。2005年闫妮等来了,自己演艺生涯重要的角色“佟湘玉”,一炮而红。成名之后的闫妮反而能够更加坦率地,直面自己心态的变化。

陈鲁豫:我发现你说人还是变化很大,当然是因为不同的境遇之下,你要有不同的标准,但是你说那一种更快乐,你想一想,我记得你跟我说,你开始刚到北京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找你演习,就是只要是个角色,我反应说好,我去演。然后我再问是什么角色,有没有台词,客串都没关系。

闫妮:对。

陈鲁豫:那你说是那个时候没有选择,被选择更快乐,还是现在我可以选择但我得挑剔,然后我又得退,那一种更快乐?

闫妮:对人可能会是不是,不断地会给自己增加很多的一些东西,但是我觉得,任何事情有好必有坏,因为在那个时间的时候,我可能只需要寻求于那一点,你比如说真的是,我拍《武林外传》我都没剧本,而且只是问是不是主要角色。

陈鲁豫:这我完全能够明白。

闫妮:对。

陈鲁豫:我是就我想到,如果是个主要的角色来找我,那我当然反应我要先拍。

闫妮:对。

陈鲁豫:然后那碰巧了是一个好的剧本,好的团队。

闫妮:对。

陈鲁豫:但是那是其他的考虑了。

闫妮:是,现在可能是不是考虑的多一点,我觉得你说的这两个,可以综合一下,我觉得这样会更快乐。因为毕竟拍戏是大家一个合作,是所有的人这个团队在一起。

陈鲁豫:因为之前你讲过,你说你拍过很多很多那种,可能一闪而过那种群众角色,你现在偶尔比如说,你突然看到电视台重放,你会看到自己,比如十年二十年以前,拍的一部就是一两个镜头的那个电视剧电影你看到过吗?

闫妮:我看到过,我有一天晚上半夜还是三点,还是亮点,我忽然看到电影那个放一个叫《复仇的女人》那是我你看那是1990年拍的,那多少年了,我忽然一下跳起来了,我说这怎么是那个电影吗?我还看到了我背了一杆枪。那时候演一个什么,就是半天都是那样背一个枪,那种感觉,我看到了。而且你说特别神奇的是什么呢,我就看到那个电影了之后,因为那个电影里面还有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儿,我在隔一天的时候,我就碰到了那个女孩儿,我说天呐,我噶好在那个望京,在一个咖啡厅里我说我前两天,你看我们俩也相当于二十多年没有见到了,我说这真是老天的安排吧!我又看见了她。

解说:在十年的龙套生涯中,闫妮没有放弃过对演技的磨炼。

张译: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那时候,是在1999年的全军的,一个小品比赛,我到现在能清晰地记得,她演的这个小品的名字,叫《西部情歌》。

小品《西部情歌》片段

今天是飞行日,每到这一天,我都要来这儿看大军飞行,这部腰鼓队排练一完,我就来等他了,我一定要当着他的面,把心理话唱出来。

解说:出色的表演和特有的灵性,让默默无闻的闫妮慢慢崭露头角。

张译:她是整个那一天比赛当中,的一个亮点,所有那一天的现场在座的男观众女观众,都会同时爱上这个女孩儿。

小品《西部情歌》片段

大军哥,你飞行回来了。

解说:其实早在闫妮十九岁的时候,就出演了自己人生中的部影视作品,《复仇的女人》正是这部作品,真正开启了闫妮的表演道路。

1992年电影《复仇的女人》片段

你们可怜日本崽子什么意思?

可不是吗!

陈鲁豫:你再看到当年自己,你是先认出自己,还是先认出那部电影的?

闫妮:我也是恍恍惚惚的,我说是那个电影吗!是那个电影吗!我看到那个电影的主演了,她是普超英,还有一个叫钱冬莉,哎呀妈呀这两个名字我都记起来了,然后然后。

陈鲁豫:普超英这个名字我好像知道。

闫妮:我知道。

陈鲁豫:那个名字我不知道。

闫妮:钱冬莉、对钱冬莉,她是一个、她是一个少数民族,我跟她那个时候住一个屋,然后呢,我就看到俩,那我就知道肯定是那个戏了,我就等着我,等等等。

陈鲁豫:你是女几号?

闫妮:我那时候就跑群众,就相当于那个那很多人里面的,,那是几号,那根本算不了几号。

陈鲁豫:但那时候即便这样,拍那过程是很快乐的,那怕你就几场戏,让我拍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那过程我都不会觉得哭,觉得很快乐的。

闫妮:对那个戏,那个是我待了整整三个月,那是叫在通什的一个地方。

陈鲁豫:有时候会挺感慨,就是你在那个时候,可能就是个小孩,是个信任,别人没有注意到你,然后若干年之后再跟你合作,你一说他们会感慨,说真没想到。

闫妮:是啊,我就说我今年不是还去客串了,张艺谋导演的《归来》,然后我见到巩俐,我说其实我在上学的时候,她拍《霸王别姬》的时候。

陈鲁豫:你去过。

闫妮:对,我们还去跑过群众呢!

陈鲁豫:后来有你的镜头吗?

闫妮:没有,肯定没有。

陈鲁豫:但你知道,那个镜头里面有一个人是我,还是压根就没有了。

闫妮:应该是都没有了,当时就是说,但是她拍的那场戏我记得,我记得是她拍的是从那个楼上跳下来那场戏,我们也一直都在,也都在那现场看着呀,要有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跑过去,没我们的时候我们就看着。

陈鲁豫: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在那儿?因为你也是专业做折行,你也是个演员,当然是个小孩。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你会想有一天,我也会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有这样一个舞台。还是只是好奇,只是兴奋的在那儿?

闫妮:那个时候可能只是好奇和兴奋,感觉其实他们的生活,离我们很远的。

陈鲁豫:很远吗?

闫妮:很远,那个时候对我们来讲,我们可能就那天晚上没事,大家乌泱一下去一下去看,但是也很羡慕嘛!也很羡慕,也看一下拍戏是什么样,可能那时候都不知道拍戏是什么。

陈鲁豫:你现在偶尔,比如你在你的片长,你偶尔路过一些群众演员,你会突然停下来会想到,我曾经也是这样的话,我要特别地跟他们,听听他们在说什么,或者我要特别地耐心地对待他们,因为我曾经也做过那样的工作。你会有突然的那一瞬间吗?

闫妮:会的,在一个戏里面,越是演主演的时候,不管他们跟我演一场戏,或者是一句台词,我都认认真真跟他们交流,比如说他们有时候会紧张的时候,我也跟他说你不要紧张,你演得非常好。我是经常会跟他们说这句话的。

陈鲁豫:这个非常重要,就是你可能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就是出于礼貌的跟教养,善良,但对他们来说,这句话太重要了。

闫妮:因为我不想说你应该怎么演习,告诉你这个台词应该这么读,或者怎么样,但是我想说我也想把一种简单的方法,我也不能说教他们吧,演习没有谁教谁,就是说我想告诉他们,这样我心里面也觉得挺高兴的。

陈鲁豫:成名其实会改变一个人,多少会改变一个人,对你的改变是什么?

闫妮:我想对我的改变,可能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就是说比如说像之前,我可能也还是比较让我演什么,我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心无他念,但我现在可能就心有杂念,可能会有这样。我想这个可能是对我的改变。

陈鲁豫:跟朋友交往上会跟以前有不同吗?这应该没有。

闫妮:交往没有。交往都特别好,他们还会就说我,可能还是一个可爱的女人,是。

陈鲁豫:来听听你的朋友们怎么说。

严讷:哎呦、我的天呐!

张译:妮儿姐给我的感受是,是一个如此直爽的人,心理有什么不开心的直接就说出来,不怕放炮不怕得罪人。

周冬齐:我觉得闫妮真的是一个,特别逗的人生活当中,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拍那个室内剧,刚好那场她没有戏,然后她就坐在那儿,然后我们在那儿对词,就突然听见一声哐啷,她连椅子断她全摔地上了,我们就说你怎么了,他说我不知道啊!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摔。然后她很无辜很认真的表情,当场我们就笑翻了。就觉得太逗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

耿乐:特别豪气,每次吃饭你跟她抢不着单,她点一大桌子菜,等你要买单的时候了,那服务员说了,对不起单已经买过了。

张译:她爱睡觉,只要不演戏的时候,房间永远是静悄悄的,但是一去现场就不是她了,像打鸡血一样非常亢奋。

耿乐:带你不如电影圈的贵人,你的老乡张艺谋导演,拍过一部电影叫《一个不能少》,这里边说有一个很经典的对白,说你啥时候回来,闫妮我想对你说,妮儿,你啥时候拍完,啥时候回来,我想你。闫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女青年,想当年闫妮去看崔健的露天演唱会,在一个大草坪上,很多人人挨人人挤人,闫妮在人群里跟着喊呀,出汗呐,蹦啊跳啊,演唱会结束了,衣服也湿透了,嗓子也喊哑了。一低头鞋就剩一只了,我不知道她怎么回的家,是不是蹦着回去的,你们问问她!

陈鲁豫:鞋丢了,你记得吗?

闫妮:他说这个是真的,但是那个不是崔健的演唱会,是四川的那个音乐节,我真的高兴得把鞋丢了一只,然后出场的时候,因为很多人都出,我也惨狠,我就这咋办呢。你说。

陈鲁豫:脱了光着脚走呗。

闫妮:脱光,那个走很长很长,那车好像那时候都打不到,我把那个鞋后来找到了,你想。

陈鲁豫:太神奇了。

闫妮:太奇怪了,你说那鞋怎么能找得到,很大的草坪。

陈鲁豫:你确定是你的鞋吗?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闫妮:我决定是我的鞋。我高兴得然后,我丛找到那个鞋的那个时候,我感受到了人生失而复得的那种快乐,你说其实那个鞋也没什么但是你那个时候你需要那个鞋,你知道吗!太奇怪了。

陈鲁豫:那应该是晚上了是吧!

闫妮:晚上。

陈鲁豫:你就在,当然它是有亮光的,你就这么四处去找啊!

闫妮:因为我中间还去借一个人的手电,那个人还不借给我,你知道吗!他说你看,我说能不能借一下手电,他说这个手电,因为你借走我都找不到你,因为太大了特别多表演,他不借给我。我就跑回来我就说,那我就,我估计我已经找不到了,结果忽然就找到那鞋了,自己都吓一跳。

陈鲁豫:找到了。

闫妮:我那天还特别那什么,我掉沟里了你知道吗!把我摔得稀巴烂,脚都飞上去了,因为我那天特别奇怪,刚好在那一刻,我好像我助理给我发了个短信,我没看到底,因为它是大草坪,底下有一个特大的一个坑。然后开始是掉下去了,摔得乱七八糟的,真的那次我摔跤摔得厉害,关键一个镯子摔断了。就是我,其实我还很少戴这个首饰,一个玉镯子在那儿给摔断了。

陈鲁豫:他们说那个玉镯其实已经帮你挡了很多东西。

闫妮:对对对。

陈鲁豫:就你可能就是蹭破点皮什么的,没什么事儿。

闫妮:是,然后那个摔得稀巴烂,然后又把鞋丢了。

陈鲁豫:那你当时摔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吗?

闫妮:我摔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摔一跤,你知道吗!然后忽然一回身这个人没了。

陈鲁豫:什么,别的人没了。

闫妮:我没了嘛!摔到那里面了。

陈鲁豫:就是你的跟你去的同伴吓了一跳。

闫妮:对。然后他们吓一跳,然后说。

陈鲁豫:那么多人怎么就你摔下去了呢?

闫妮:就是说跟你说,糊里糊涂的,然后也太激动了是吧!就是想把很多的都看了嘛!它不是一个场一个场,你都想看很多,所以你就那肠子里来回地跑,就是可能就刚好他给我发个短信,看了个短信一下给摔进去了。

陈鲁豫:平常在北京你跟那个朋友,比如接触时间长。

闫妮:现在跟耿乐时间多一点,因为有时候愿意去他们家,他们家挺好的,去他们家喝点酒什么的。聊聊天。

陈鲁豫:据说你千杯不醉。

闫妮:真的千杯也醉,但是就是大家在一块聊一聊,其实耿乐也是个文艺青年,因为他以前是学画画的,他画画他也。

陈鲁豫:他给你画过一幅《佟湘玉》,特别好据说。

闫妮:对。

陈鲁豫:是油画还是什么画?

闫妮:就画得是素描,然后他那个还画了很长时间。

陈鲁豫:他说你是文艺女青年对吗?

闫妮:反正我身边的热,都说我是文艺女青年,对。我的内心还是,也崇拜文艺男青年。

陈鲁豫:文艺女青年的标志是什么?就听的歌,看的电影、看的书,都是比较有文艺气质的。

闫妮:其实就是,比如说有时候跟大家讨论的时候,大家会觉得你还,可能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就会这样叫我。

陈鲁豫:你近在听谁的歌吧?

闫妮:都是在变吧!我厅得也很多,其实就是特别小的时候,小的时候听迈克尔的时间长,然后听卡朋特、听Roald,听roald对我也是,听他很多年。

陈鲁豫:我要冒昧地让你唱一两句歌,你能给我唱一两句吗?

闫妮:天呐,我唱。

陈鲁豫:比如说什么卡朋特,什么小野丽莎啊!

闫妮:我唱我唱老鹰的。我唱得不好,就是,I was ctanding all alone against the world outside,you were searching for aplace to hide,lost and lonely now you′ve given me the will to survive,when we′re hungry love wilb keep us alive。哎呀,我唱得也不好。

陈鲁豫:唱得好。我也觉得老鹰那几个人超有魅力。

闫妮:对。然后他们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唱得非常好,那个人是留着长发嘛,我看他的那个什么,他在上台的那一刻,他跟他的老婆打招呼,他一回身的那刻好帅呀。

陈鲁豫:你去看过现场吗?他们的。

闫妮:因为我是看他的那个碟,他们那,他们是前年来上海了。

陈鲁豫:对,但我当时没,你去了?

闫妮:我也没去,我没去,但是我一个朋友去了。我说你一定要替我看一下他,他说那个场子都散了,说我一直站在那儿,说我希望你在那儿,让我能跟他交流上。然后他就说,他说我就这样手一直举着,希望他能看见我。我说他真的看见你了吗?他说,他下台的时候,他这样看了我一眼。

陈鲁豫:我告诉你,真正属于舞台的演员,就有这样的魅力,让全场一万几万人都觉得我看见你了。

闫妮:对,是的。

陈鲁豫:其实真没看见。

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解说:2011年,闫妮对媒体坦诚已于2004年结束婚姻。多年来一直是独立抚养女儿的单亲妈妈,爱女元元如今已是十六岁的娉婷少女。目前正在美国读书,一人在外的元元非常活泼开朗,生活中每一个甜蜜精彩的瞬间,都会时间和妈妈分享。

闫妮女儿元元在美国拍摄视频:妈,这是我今天去参加了一个我们学校老师的婚礼,然后这是我平生次参加婚礼,我感觉非常的激动,我感觉参加婚礼简直太好玩了,真的是so sweet 。

这是我们学校二楼的地方,这是操场,现在就是在,他们都在练球。

解说:尽管因为繁忙的拍摄工作,母女二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在女儿元元的心中,始终自己的妈妈。

闫妮女儿元元在美国拍摄视频:妈,今天早上我给你录了一些我们学校的视频,然后呢,就是想要给你看看我们学校的生活,还有我在学校天天呢都非常的开心,我也希望你天天在那一边,能开开心心地工作。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也要来跟我说,我永远都在这儿,而且,就是不要觉得我们俩离得好像很远,但是我们俩的心,永远都是在一起的呦,而且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的,支持你。

闫妮:大元元。

陈鲁豫:她跟你很像。

闫妮:对,是。

陈鲁豫:平常在,比如说妈妈跟女儿之间一起会做很多的事情嘛,你们俩肯定会一定逛街,一起去吃饭,会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看演出什么的吗?

闫妮:会,我们俩经常看电影,有时候,现在他们不是还有爱去唱卡拉OK吗,我也去,跟他们去唱卡拉OK。她在北京的时候,只要我有时间,我都愿意跟她在一起。

陈鲁豫:很多时候当了妈妈就是这样,因为你在孩子面前,你是必须得是强大的那一个,还是你在你女儿面前也可以变得我可以做,有时候是糊涂的,有时候是弱小的,你在女儿面前是什么样子?

闫妮:其实我觉得我女儿好像,她有时候,她比我坚强一些。

陈鲁豫:女儿十六岁?今年。

闫妮:对。反正我就说我女儿,就是我女儿这两年去了美国之后,我跟她有一个特别神奇的,就是我说她离开我,我这两年好像心情也不是很好。当我每天晚上难受的时候,她第二天必给我发信息,她说,妈,我昨天晚上梦见你了,我梦见你,你说你好不好呀,说我感觉你心情不好怎么怎么的。我觉得她特别神,我觉得怎么每次都是那样,所以我觉得我们俩还真的是母子连心那种感觉。

陈鲁豫:你女儿说你特别难能可贵的一点,一般的家长会,以前像咱们小的时候,家长可能会关心咱们日记本写的是什么,现在小孩当然没有日记本,但是说一般爸妈会偷偷可能查一查,她跟谁有一些什么样的聊天记录,说你从来不查,但是说她觉得是因为你不会。

闫妮:有可能,但是我会了,我也不想看我女儿的那个什么。

陈鲁豫:你是真的放心还是会?

闫妮:我觉得我要尊重我女儿,我女儿要是想给我看,我就伸着脖子去看,但是如果她没有让我看,我不看,就我会了我也不看,嗯。

陈鲁豫:那你是会还是不会?

闫妮:我不会,我是不会。

陈鲁豫:像她这样的孩子,就是妈妈是演员,她从小到大其实是很害怕分离,但其实某种程度又是习惯分离的。

闫妮:对。

陈鲁豫:因为她一定小的时候,就是你隔一段时间,你说妈妈要去演戏了,她那时候一般都是怎么样去表现的?

闫妮:她肯定会很难受,但是她比如说哭啊什么,她开始肯定哭,后来觉得哭也没有用,所以我女儿根本不爱看我演的戏。可能我演的戏那段时间其实就没有跟她在一起,她可能那段时间是她孤单,她很想我的那一段时间,所以我演的任何一个戏她都不爱看,她都不想看。

陈鲁豫:她在你面前哭过吗?你走的时候。

闫妮:她哭,她小的时候是特别爱哭的一个。我姐的小孩儿,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就写她的各种哭,其实她所有的哭都是离开我,她有这样的哭那样的哭。

陈鲁豫:她哭,你哭吗?

闫妮:我也哭,我心里也难受,我也哭。

陈鲁豫:那她这次去美国那么远,她走的时候你哭了吗?

闫妮:她走的时候我也哭了,她也挺难过。

陈鲁豫:在机场的时候吗?

闫妮:对,她说,妈,你别难受怎么怎么,现在好像就是她劝我的多了。

陈鲁豫:她大了嘛。

闫妮:对。

陈鲁豫:有女儿关有儿子肯定是不同,好像有女儿的家长会更操心。

闫妮:是。

陈鲁豫:就是怕女儿,比如说现在,都会可能会有男孩子喜欢,会有喜欢的男孩子,你也会这样操心,会担心吗?

闫妮:我曾经其实也很担心过,但是我后来就一下就是明白了。其实我说我也是从花季那种过来的,心悸的那种感觉都是有,我说为什么不让她去体会呢?但是我想跟她说呢,如果你有一天要是有个什么,或者是你处理不了的事情,你个要想到要找妈妈,对吧。我说妈会给你(帮助),就是说你不用怕,你有妈呢,对吧。

陈鲁豫:习惯于照顾女儿了,她突然长大离开家之后,这个家其实空了,空了很大一块,一方面你的担子可能卸掉了一些,但同时内心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闫妮:就像你说的,好像担子你卸掉了一下,但是好像还不如担子在身上呢。

陈鲁豫:有一个解决的方法,爱情。

闫妮:爱情。

陈鲁豫:一个好的新的爱情。

闫妮:其实不容易的,很不容易,跟工作还不一样。

陈鲁豫:那你现在对爱情是抱着希望,还是?

闫妮:我不抱有希望。

陈鲁豫:你不抱有希望。

闫妮:因为我抱有希望,一定会很大的失望的,所以我不期待,我等待吧,这样很好,对吧。就是以前就是老是想,我的冬天快点过去,我的春天就要来临,现在我的,我说我期待我得不冬天更长一点。

陈鲁豫:为什么?

闫妮:就这样先说着玩儿嘛,这样一说的话,这样一说的话冬天就过去了,对吧。

陈鲁豫:但你生活中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比如说,很多人都在跟我讲过,说一个人换灯泡,有的人换完之后特有成就感,我说如果是我的话,我换完灯泡会觉得特别惨,你有过那样的瞬间吗?

闫妮:肯定会有,假如说我现在买了一个房子,现在让我去收(拾)房子的时候吧,我肯定所有的这个,以前的那个东西都找不到了,他比如说给我发信息,让我要拿着什么入许,什么入住通知书,还让我拿这个拿那个,我一看头都大了,我可以把家翻一个底朝天,我也找不到。我在脑子就想,这些在那里呀,或者是,就是说我觉得我其实还是个生活能力很差的人,对吧,那个时候你觉得,哎呀,可能要是有一个人提醒你,你会知道什么东西放在那儿,或者什么重要的东西应该放在那儿,其实这些都不行。

我想说我那天就回来就是,我说我的助理把我的家里面刚刚收干净,然后我又,然后她说我刚进来这家里,说家里脏得我都快哭了,你知道吗?你想想看,她刚收拾干净,你又把家里翻个底朝天,你就为了找那样的一个东西。等到我到那儿去了之后,结果那个人你知道说什么?我说我把家里,他说这个东西是给你自己看的,我们不需要。我说天呐,我说我不都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你告诉我要什么入住通知书什么的,现在你又不要了,他说是给我自己看的,我又快崩溃了,你知道吗?就是老是碰到这样的一件事,结果我又一看见那个,大概那个钥匙盒一看那么多把钥匙,我头又晕了,我天呐,我就说这个东西其实是挺难的。

陈鲁豫:这种小事很容易让人内心突然崩溃一下。

闫妮:对。那一刻,我说我挺厉害的,我把这件事情给做完了,因为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大事,好像其实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个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我做完以后,我心里也会很落寞,那一刻我觉得,我原来是一个这么没有用的人。

陈鲁豫:其实还是以前的你更快乐,对吧。

闫妮:对的。管它呢,就这样呗。

陈鲁豫: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会愿意做现在的自己,这人是很矛盾,我这么说对不对,就以前你可能更快乐,但你想一想,那我还是愿意做我现在的自己。

闫妮:对,我觉得那一个时代都不可能复制的嘛,就是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说我这个人从来好像都是,低着头往前走一步走一步的,我觉得我不愿意回头看,我说我还是看眼前的时光吧。

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陈鲁豫:因为以前的事你也没记住太多。

闫妮:对对对,也没记住太多。

陈鲁豫:有时候记性不太好是一个福气。

闫妮:对。

陈鲁豫:就可能好的没记住,有些遗憾又怎样,那大部分坏的你都忘了,那其实特别好,人会轻松很多。

闫妮:对,是的。

陈鲁豫:你觉得2014年你会状态越来越好。

闫妮:我觉得是,反正我觉得你今天跟我说的两点,我都记住了。

陈鲁豫:都总结出来两点了。

闫妮:对,一个就是,是不是那样快乐,还是那样快乐。一个就是说,你到底是,反正我都知道的。

陈鲁豫:这样,我先替你把你的,就是你做的饼干,假冒的饼干送给影迷,来,你来给你的影迷。

闫妮:好的。

陈鲁豫:你来给你的影迷。

现场观众:谢谢、谢谢!

闫妮:这还有鲜花。谢谢。

现场观众:送给你。

现场观众:我想说谢谢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给我们的爱,然后我们会继续陪你走下去,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美的女神,谢谢姐。

闫妮:谢谢、谢谢。

现场观众:谢谢、谢谢、谢谢。

陈鲁豫:你还有什么对他们表达的?

闫妮:我想说我的影迷跟我真的,就像亲人一样,其实我是不是,我现在老是爱伤感,其实也不好。人是不是年纪越大的时候,快乐越少一些,但是我希望我们都能够更加的快乐吧。

陈鲁豫:我相信这样一点,我可能有点宿命,但是我相信人这一生快乐悲伤的总和,总量是一样的,就是我们俩可能很不相同,但是你这一生你经历的快乐幸福悲伤,和我经历的快乐幸福悲伤总量是一样。但是我们可能在不同的时候经历不同的情感,但我不认为谁的经历会比谁少一些,所以这么一想的话,当你很快乐的时候你也不会特别的瑟色,忘乎所以,当你很悲伤的时候你也不会特别绝望。就觉得我的人生是不是永远这样的阴霾笼罩。这样一想的话,会觉得是有希望的,我是这么相信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再一次认同我的观点。

闫妮:你说的话,我每次都要在脑子里想一想。是这样的,真的是这样的。

陈鲁豫:我这么说,是希望你心里面觉得轻松一点,好一些。

闫妮:对,是。

陈鲁豫:三月十号你怎么过的?他们。

闫妮:三月十号刚好我是做宣传,我在深圳,然后他们主办方还给我送了一个蛋糕。

陈鲁豫:你许没许生日愿望当时。

闫妮:我当时人太多了,他让我,他让我许一下,我好像也不好意思。

陈鲁豫:你想了吗?

闫妮:我没想,我还真没想。我就说许完了,其实我啥也没想。

陈鲁豫:我帮你想一个吧,我希望今年你能够,已经走出去年的那个阴霾的状态,然后重新快乐起来,找到一个让你快乐的人呗。

闫妮:其实这也是我心里所想。

陈鲁豫:好吧,那咱们再约一个,如果你这个愿望实现,你必须要告诉我。

闫妮:好的。

陈鲁豫:好吗?一言为定。

闫妮:一言为定。

陈鲁豫:当然有点晚了,生日快乐!

闫妮:谢谢。

陈鲁豫:有一首歌唱给闫妮听。

现场观众合唱(歌曲《Sing But love》):汗水的凝固,无闻的酸楚,坚定于选择,不吝惜的付出,沧海曾遗珠,西北亦箭竹,从未改变是真情的流露,在心灵的深处,听从自己的倾诉,见证走向成熟脚步,点滴仔细记录,一迷糊一眉蹙,都是美丽画图,远远抬眼相顾,回忆也很满足,小温柔,小情愫,日子都变特殊,愿岁月静好,有我真心的祝福。

凤凰卫视4月1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演员闫妮做客鲁豫现场,二十年前电影,崭露闫妮怎样的青涩面孔。

闫妮:那你看那是1990年拍的,那多少年了,我还看到了我背了一杆枪。

解说:萤幕上风情万种,生活里怎样洋相百出。

闫妮:我说天那,我说我都把家翻了个底朝天,你告诉我,要什么入住通知书什么的,现在你又不要了,我又快崩溃了你知道吗!然后忽然一回身这个人没了。

陈鲁豫:什么,别的人没了。

闫妮:我没了嘛,摔倒那个里面了。

解说:偶像也追星,文艺女青年展示怎样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闫妮:他们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唱得非常好,他一回身的那一刻好帅呀!

解说:好友齐爆料,深度解密老板娘的背后故事。

耿乐:特别好奇,每次吃饭你跟她抢不着单,妮儿你啥时候拍完,啥时候回来,我想你。

解说:十六岁女儿首都曝光,又有那些谜语现场送给母亲。

闫妮女儿: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也要来跟我说,我永远都在这儿。

解说:伤痛过后又将分享怎样的爱情箴言。

陈鲁豫:找到一个让你快乐的人呗。

闫妮:其实这也是我心理所想。

解说:《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演员闫妮历经风雨,依然绽放,精彩即将开始。

《鲁豫有约》

——说出你的故事

陈鲁豫:我记得上一次采访闫妮的时候,她在节目,说她准备去学一下怎么烤饼干,然后我说好啊,那下次你再来上节目的话,把烤饼干带来,她说行。但说实话,其实那事儿我早就忘了,但是呢我们的编导还,然后跟闫妮一说,她说行,我带来了,她就带来了。但是我仔细看了一下,鉴于形状比较规整,我有些怀疑这是不是手工的,如果真是手工的话,是个的手工,所以待会儿问问闫妮。但饼干很香谢谢她!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视剧《武林外传》片段

你看你看你哭啥呀,我不走了。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影《斗牛》片段

牛二哥给。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影《三枪拍案惊奇》片段

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我找到那副肩膀了,那曾想是个假肢,还是个次品,白瞎我对你一片真心了。

我那什么

我不想再听你这个娘娘腔废话。

解说:她曾经这样谈恋爱。

电影《大魔术师》片段

给我。

给什么?

女主角。

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女人。

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闫妮:对,一个就是,是不是那样快乐,还是那样快乐。一个就是说,你到底是,反正我都知道的。

陈鲁豫:这样,我先替你把你的,就是你做的饼干,假冒的饼干送给影迷,来,你来给你的影迷。

闫妮:好的。

陈鲁豫:你来给你的影迷。

现场观众:谢谢、谢谢!

闫妮:这还有鲜花。谢谢。

现场观众:送给你。

现场观众:我想说谢谢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给我们的爱,然后我们会继续陪你走下去,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美的女神,谢谢姐。

闫妮:谢谢、谢谢。

现场观众:谢谢、谢谢、谢谢。

陈鲁豫:你还有什么对他们表达的?

闫妮:我想说我的影迷跟我真的,就像亲人一样,其实我是不是,我现在老是爱伤感,其实也不好。人是不是年纪越大的时候,快乐越少一些,但是我希望我们都能够更加的快乐吧。

陈鲁豫:我相信这样一点,我可能有点宿命,但是我相信人这一生快乐悲伤的总和,总量是一样的,就是我们俩可能很不相同,但是你这一生你经历的快乐幸福悲伤,和我经历的快乐幸福悲伤总量是一样。但是我们可能在不同的时候经历不同的情感,但我不认为谁的经历会比谁少一些,所以这么一想的话,当你很快乐的时候你也不会特别的瑟色,忘乎所以,当你很悲伤的时候你也不会特别绝望。就觉得我的人生是不是永远这样的阴霾笼罩。这样一想的话,会觉得是有希望的,我是这么相信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再一次认同我的观点。

闫妮:你说的话,我每次都要在脑子里想一想。是这样的,真的是这样的。

陈鲁豫:我这么说,是希望你心里面觉得轻松一点,好一些。

闫妮:对,是。

陈鲁豫:三月十号你怎么过的?他们。

闫妮:三月十号刚好我是做宣传,我在深圳,然后他们主办方还给我送了一个蛋糕。

陈鲁豫:你许没许生日愿望当时。

闫妮:我当时人太多了,他让我,他让我许一下,我好像也不好意思。

陈鲁豫:你想了吗?

闫妮:我没想,我还真没想。我就说许完了,其实我啥也没想。

陈鲁豫:我帮你想一个吧,我希望今年你能够,已经走出去年的那个阴霾的状态,然后重新快乐起来,找到一个让你快乐的人呗。

闫妮:其实这也是我心里所想。

陈鲁豫:好吧,那咱们再约一个,如果你这个愿望实现,你必须要告诉我。

闫妮:好的。

陈鲁豫:好吗?一言为定。

闫妮:一言为定。

陈鲁豫:当然有点晚了,生日快乐!

闫妮:谢谢。

陈鲁豫:有一首歌唱给闫妮听。

现场观众合唱(歌曲《Sing But love》):汗水的凝固,无闻的酸楚,坚定于选择,不吝惜的付出,沧海曾遗珠,西北亦箭竹,从未改变是真情的流露,在心灵的深处,听从自己的倾诉,见证走向成熟脚步,点滴仔细记录,一迷糊一眉蹙,都是美丽画图,远远抬眼相顾,回忆也很满足,小温柔,小情愫,日子都变特殊,愿岁月静好,有我真心的祝福。首页前一页[4][5][6][7][8][9]

新力城
防火窗
能量视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