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0.去萨卡星

2020/01/17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0.去萨卡星萨卡星,即便已经是午夜时分,在这个世界最大的城市里,喧嚣还没有落幕。尽管很多角斗士都表示如果死亡真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0.去萨卡星

萨卡星,即便已经是午夜时分,在这个世界最大的城市里,喧嚣还没有落幕。

尽管很多角斗士都表示如果死亡真的降临,那么它们会希望死在角斗场上,但实际上,不管哪个种族,不管来自哪里,人,其实都是惜命的。

高天尊的冠军之战已经举办了数不清的场次,每一届都会有冠军,但真正以角斗士的身份参加比赛的,也不过10几人,剩下的冠军们,都是以“表演赛”的方式出场的,当然其中也包括很多角斗士确实已经年老体弱,无法和其他人性命相搏。

但问题就在于,其中也有很多正值壮年的冠军们,选择了退缩。

这就很不灵性了。

“滚!滚出去!”

“辣鸡!辣鸡!”

“嘘嘘嘘嘘嘘嘘!”

在上一届的角斗冠军,大块头齐格以表演赛的阵容出场的时候,现场响起了难以想象的嘘声和辱骂声,让这个大块头的体型依然和之前一样充满压迫力,他的目光依然凶狠,他手里的武器依然狰狞,但物是人非,就连最钟爱的他的粉丝,也会不屑的啐一口口水。

这让这好勇斗狠的大家伙有些慌张,他站在角斗场上,忍不住回头看去,赫然发现,曾经很看好他的高天尊也在这一刻转身离开,这是喜好角斗的高天尊很少做出的举动,显然,他已经被这个曾经给他带来荣耀的地方彻底抛弃。

勇敢者和斗士,其实是这个世界最珍惜的职业,因为只要你退缩一次,这个称号就会彻底离你远去。

“德拉克斯,对接下来的对手有信心吗?”

赛伯坐在自己的单人房间的阳台边,一边用磨刀石磨砺着手里的战镰,一边随口问道。

在他身后,毁灭者谦卑的束手站在那里,从晋级赛一路打到淘汰赛第二轮,已经着实证明了他的实力,但接下来的对手都不是好对付的。

面对赛伯的问题,大块头挠了挠头,即便是以他简单的思维,现在也不敢夸下海口,于是他嗯了一声,沉声说:

“他们很难对付,但我会全力以赴的。”

“好!”

赛伯用手指在战镰的刀锋上擦了擦,感受着锋利的刀刃带来的冰冷触感,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已经到淘汰赛了,必要的时候,也该用用恶魔的力量,这里是角斗场,不是决斗场,这里胜利才是真正的王道!”

他扭头看着毁灭者,郑重的说:

“打进决赛圈,我就带你回地球,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绝命战场。”

“好!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毁灭者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胸口,然后转身大步离开,在他身后,赛伯将战镰抱在怀里,抬起头,看着天空和地球迥异的星空,这是一片死寂的星空,实际上,由于靠近黑洞,萨卡星的天空,几乎没有什么星光,如果你视力够好,你反而很容易看到,那隐藏于黑暗天幕之下的滚滚黑潮。

那是黑洞扭曲星空,是那神秘之地浩荡的力量展示。

赛伯悠然的端起一杯风味古怪的宇宙茶,将目光投向下方角斗场里正在进行的表演赛。

“菜鸡互啄!”

他脑海里泛出了这个念头,不过还没等赛伯再去思考一个更合适的词,他脑海中的一根弦就绷断了。

“咔”

赛伯手中精美的茶杯被整个捏成碎片,连带着内部的茶水,都被翻滚起的灼热烈焰烤干,他猛地站起身,下一刻,脑海中的另一根弦再次崩断,赛伯的表情变得阴郁起来。

“西姆...天狗...”

“砰”

他身后荡开一抹暗影,手持黑暗战矛的战争之灵大步从黑暗空间走出来,暗影在她身后卷起微不可见的风暴,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她脚下的华丽地毯就开始飞速的风化,就像是时间在她脚下加速了一样,但她并没有理会这些,而是单膝跪在赛伯身后,安静的如同雕塑一般。

赛伯的左手翻转,一颗金色的灵魂石出现在手中,这个动作让战争之灵的头也抬了起来:

“我知道你还有完整的灵魂,你在憎恨我,只是黑暗空间代理领主的权限让你无法将手里的武器刺入我的身体...”

他紧盯着眼前的黑暗女武神,他轻声说:

“但我不在乎,亚尔薇特,如果某一天你有挣脱这一切的能力,我欢迎你来干掉我,现在,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但你也得带回我想要的!”

“嗡”

金色的灵魂石在赛伯手中被幽蓝色的火焰一点一点的覆盖,纯粹的能量被注入其中,很快,那灵魂石的颜色从金色变成了幽蓝,赛伯的左手向外一甩,灵魂石被扔向空中,然后骤然爆开,在碎片横飞之中,被他亲手干掉的最后一个女武神以另一种形态出现在了战争之灵身边。

她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态,黑色的头发,苍白的脸,就连眼中的惶恐,也还停留在被赛伯掐断脖子的那一刻,但她现在的身体却如同蓝色的火焰一样在空中飘荡,身体的每一次摇曳,都会让周围的温度变得更加炙烈,她的身躯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悬浮在空中,和战争之灵第一次登场的时候一模一样。

没有盔甲,没有内衬,姣好的身姿完全暴露在萨卡星的黑暗中。

显然,这是由超巨量的能量反应而诞生的元素生物,以超规格的力量被赋予的特殊躯体,杀神之火元素的化身。

被从死亡中唤醒的女武神格蕾还有些摸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她在空中悬浮,本能的朝着赛伯呲牙咧嘴,但很快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亚尔薇特,她惊喜的喊到:

“大姐!你...你还活着?”

“不,我已经死了,死在海拉的剑下。”

亚尔薇特第一次出声,声音沙哑而阴郁,就像是黑暗深处的迷诱流转,这新诞生的黑暗空间的代理领主站起身,她细长的,点缀着黑暗玫瑰和骷髅雕饰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她靠近了悬浮于空中的格蕾,她伸出手,摸了摸格蕾的脸:

“13位姐妹,现在就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们守护王座的誓言也已经伴随着我们的死去而烟消云散。”

她扭头看向赛伯,黑色荆棘王冠之下,那双跳动着黑暗光晕的眼睛里,闪出了一抹执拗的高傲:

“我依然不会将我的忠诚献给你,霸王,但如果你能从海拉那里抢回我剩下的11位姐妹的灵魂...我们不介意为你而战,以雇佣军的形式...”

赛伯手中的战镰在地面上轻点,眼前两个同仇敌忾的女武神几乎是同时摸着心口,满脸痛苦的跪在了地上。

“认清你们的身份!囚徒!”

他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沉声说:“你们的忠诚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你也没资格和我谈条件!现在,去找克拉格林!朝着勇度最后一次发来的坐标搜索整个星空,务必要找回幸存者!”

他眯起眼睛,弹了弹手指:

“当然,如果你做的足够好,让我看到了女武神的价值,我也会考虑你的建议...现在,去执行我的命令吧!”

从灵魂最本源被压制的感觉自然不会太好,亚尔薇特和格蕾对视了一眼,转身化为两道光幕消失在赛伯的房间里,在他们离开之后,赛伯的心绪依然无法安宁。

西姆和天狗的死亡是意外,但他们分别来自地狱和魔界,并且和赛伯签下了契约,只要赛伯的灵魂不散,他们就可以在各自的维度复生,问题就在于,这两个家伙已经足够能打了,把他们放在高天尊的角斗场里,都是妥妥的冠军,现在却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里接连阵亡,这就意味着他们遇到了难以对抗的对手。

而最重要的是,大天狗还肩负着保护格鲁特的任务,而格鲁特,那是赛伯对于未来的乌托邦规划中极其重要的一环,一旦格鲁特出事,赛伯这一趟宇宙之星的意义就会瞬间减弱三分之一,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也就意味着,赛伯的仇恨名单上,又有了一个棘手的新敌人。

“无耻的混蛋,等我腾出手来...”

“灭了你!”

————————————————————————-

勇度手下最好的飞船驾驶者克拉格林在萨卡星醉生梦死,和外星小姐姐愉快的玩游戏的时候,被两个暴力的女武神破门而入,抓着他冲入了时刻准备起飞的星舰里。

而在遥远的数百万光年之外,一艘破破烂烂的逃生舱,也刚刚在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坠落。

“哐”

如同从天而降的陨石,带着和空气强烈摩擦产生的灼热温度,从破开了厚重云层的天际坠入地面,砸在了那原始风貌的丛林中央。

它表面还闪耀着破破烂烂的能量盾的光芒,这是破碎的引擎里仅剩下的一点点能量,在高超的驾驶员的管控下,这最后一丝能量被用于形式糟糕的迫降,南瓜型的破烂飞行器在原始丛林中砸出一道深陷地下的凹口,又一连撞断了十几颗树,最后才在让人欲仙欲死的撞击中,堪堪停在了闪耀黄昏光芒的湖水边缘。

溅起的尘土飞扬,将丛林中的野兽惊起,外星怪物嚎叫着逃离这天降之灾,而在长达十几分钟的安静之后,那已经失去防护力的飞船外壳被灼热的激光割开,然后被粗鲁的一脚踹开。

满脸黑灰的星云拽着娇弱的曼提斯的衣领,粗鲁的将她从飞船的残骸里拖出来,就像是拖着小鸡仔一样轻松。

星云是疯泰坦萨诺斯,也就是灭霸的养女,在她和卡魔拉小时候,灭霸收养了来自各个星球各个种族的孤儿,打算培养起来作为自己的黑暗战士,可惜到最后,在残酷的淘汰中,就只剩了卡魔拉和星云两个人,由此可见,这全身80%都被改造的女孩,也是个真正的狠角色。

而曼提斯,这个侥幸从必死的战场里逃脱的幼虫,是伊戈饲养的宠物,而就她本身的能力来说,也根本不是下手阴狠的星云的对手。

两个人拼命厮打,但只是1分钟之后,曼提斯就被星云一拳砸在脸上,整个人都在地面上全缩成一团,和咸鱼一样瑟瑟发抖。

“噌”

星云的手腕上弹出一截合金刀,被萨诺斯改造过的身躯,让她全身都是致命的武器,但就在她满脸暴虐的打算一刀砍死眼前这个对手的时候,却被另一个声音制止了。

“咳咳,够...够了!”

火箭浣熊艰难的从飞船的残骸里爬出来,在它腹部有一道致命的伤口,那是坠落的时候,被扭曲的操纵杆撕开的伤痕,鲜血淋漓。

它从飞船残骸里摔在了地面上,它艰难的抬起头,伸出满是鲜血的手,制止了星云的暴行。

“就剩我们三个了,现在不是自相残杀的时候!”

“你们这两个废物在我看来毫无用处!”

星云不屑的摸了摸脸上的灰尘,她恶狠狠的说:“杀了你们,我能活得更好!”

“但萨诺斯呢?”

火箭捂着腹部的伤口,恶魔的契约给它带来了远超它本能的自愈力,不过相比武力,在这个时候,它更需要用智慧解决眼前的问题,它大声叫到:

“卡魔拉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要逃离萨诺斯的掌控,你呢?你联合罗南偷袭卡魔拉,抢走力量之石,难道不就是想离开那疯泰坦吗?”

“闭嘴!你这仓鼠!如果不是你们搅局,我早就自由了!”

这一下戳到了星云的痛处,她尖叫着:“我会亲手杀了他的,我会剥下他的皮,让他感觉到我曾经遭受的痛苦,一点一点的切下他的血肉!最后再杀了他!我发誓!”

“但你做不到!”

浣熊趴在地上趴了近2分钟,他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开愈合,它艰难的从地面上站起来,它看着星云,沉声说:

“卡魔拉为什么来趟这趟浑水?就是因为霸王告诉她,只要完成了这次冒险,就会庇护她远离萨诺斯的魔爪...”

它用自己黑色的眼睛看着星云:

“你知道霸王,对吧?他轻而易举的击退新星军团的场面你也看到了...你我都知道他能帮你!现在放下刀,我们联合起来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你也有这个机会!”

浣熊深深的吸了口气,它看着面色犹豫的星云,它轻声说:

“选择权现在在你手上了!”

包头市扶贫医院
鸡东县中医院
常德看牛皮癣多少钱
惠州妇科专科医院
台州白癜风治疗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