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地门重生术 第八节 千古绝恋之姻缘天定

2020/01/18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地门重生术 第八节 千古绝恋之姻缘天定由于铜镜台的墓室旁有两个墓道通往深处,我和文远走了一路通道,周雅婷则和钟朗琴走了另外一条通道,这

地门重生术 第八节 千古绝恋之姻缘天定

由于铜镜台的墓室旁有两个墓道通往深处,我和文远走了一路通道,周雅婷则和钟朗琴走了另外一条通道,这样便于我们节约时间尽快的找到主墓室。

在墓道中,文员边走边和我笑着说:“周雅婷这小姑娘也挺有意思的,平时的时候老喜欢嘲讽小舅刺激你,这一到下墓干正事她就变得很安静很规矩,比起我们的那些其他队员来说可真是专业多了!”

我淡淡一笑,回答着说:“那是当然了,人家可是赵艳阳的高徒,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岂能相提并论!”

文远继续说道:“小舅,你猜我们谁会运气好点,提前找到主墓室!”

我随口回答道:“这个么随意了,反正随便选的墓道,碰运气了!”

文远笑着说道:“我猜一定是我们这条墓道通往主墓室!”

我好奇的问着他说:“为什么啊?”

文远抬手将手电筒照着墓道顶部,信心十足的回答道:“小舅你看,这墓道不光墓壁上画满了图案,就连墓道顶部也雕刻着花纹,这条墓道一定通往主墓室!”

我抬头朝墓道顶部望去,只见上面果真雕刻着各种栩栩如生的图案,全是洛姬的一些生活场景,刻工的精细叹为观止。我立刻赞同着说:“嗯,这里装扮得这么华丽,应该是通往主墓室的墓道,我们运气还算不错!”

我们俩乐呵呵的走去了一段距离后,很快我们就进入到了另外一间墓室。

这间墓室中放满了木箱和柜子,一看就知道这是洛姬的衣冠室,里面放的应该都是洛姬身前的衣物用品!

我伸手打开了其中一个木箱,由于放在这里的时间太过于久远,箱内叠放的丝绸和衣服都已经有些碳化,完全没有昔日华丽的光彩。

我只得盖上了箱子,叹息着说:“哎,岁月沧桑物是人非啊,只可惜这些衣物没能好好的保存下来,否则这可都是很有价值的古文物!”

文远笑着说:“前面又有一个墓道,我们接着走吧,主墓室应当就在这个墓道的出口处!”

显然文远估算失误,因为我们穿出前方的墓道后又进入到了一个存放乐器的墓室,随后我们继续走进后面的墓道,先后又出现了存放古典文集的墓室、摆放音乐字画的墓室、起居休息的墓室和最后一个存放耕种农具的墓室。

我们俩站在存放农具的墓室中傻了眼,文远很是不解的问道:“真是奇怪,怎么这么多墓室!难道这洛姬还自己种地不成,干嘛还搞一个摆放农具的墓室!”

我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里,我观察着这间摆满农具的墓室四周,有些纳闷的说道:“文远,这是最后一间墓室了,前面没路了,可主墓室呢?”

这时文远才回过神来,猛然摇头说道:“对哦,不知道啊!不会吧,这应该都快到主墓室跟前了啊,怎么就没路了!”。说完文远看着我问道:“小舅,主墓室该不会在另外一条墓道的尽头吧!难道最终还是让周雅婷他们先找到?”

我摇头回答道:“不可能,主墓室可能被暗门隐藏起来了,就不知道开主墓室的机关藏在什么地方!”,说完我指着身后的墓道说:“文远你看,我们一路走过来,这些墓室墓道都先后连接在一起。你有没有发觉,我们是跟着墓室在这里绕了一圈,这些墓道和墓室好像包围着中间这块区域!”

说完我指了指左边的墓壁,伸手轻轻的敲了敲石壁,但什么也没察觉到。

文远点了点头说:“是哦,好像确实是一直绕着左边转着走过来的!让我来听听吧!”。说完文远伸手搭在石壁上,又开始施展他独特的绝技,他勾起拇指用指甲在石壁上长长的刮了一下,仔细的听着石壁中的声音。

文远的听觉灵敏的惊人,他立刻扭头说道:“小舅,真被你猜中了,这石壁后面果然是空的,主墓室一定就藏在里面!”

我笑着说:“那是当然了,四周的墓室里放的都是洛姬身前用的东西,而主墓室位置在最中间,也就是说洛姬若要取东西就最为方便了,想要什么就从相应的方向直接进放那些东西墓室就行了!”

“哦!”,文远点头说道:“小舅,您的意思是说,每一个墓室其实都有暗门通向主墓室,所以从主墓室里去各个墓室就非常的便捷了?”

“是啊!”,我摸着墙壁继续说道:“按道理上是应该这么设计,否则干嘛将墓室绕着主墓室修成一圈!”

文远叹息着说:“只可惜这些暗门两千多年都未曾开启,这石壁上到处都是灰尘,这压根就看不出暗门所在的位置!”

我笑着说:“看到了又如何呢?暗门肯定是通过机关控制的,你想强行打开只怕没那么容易!”

说完我回头对着文远笑了起来,突然我发现对面的墙上有一个铜钩,仿佛是用来悬挂农具的,可是铜钩下又并不见有农具腐烂的痕迹。这让我起了一些疑心,我走过去伸手拉了一下铜钩,石壁中果然发出锁链滚动的声音,随后左侧石壁的一道暗门轰隆隆的就被打开了,暗门里光彩夺目十分的明亮。

我们俩立刻走了进去,当我们抬头去看这个主墓室时,我们俩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也不知道荀林父是怎么做到的,主墓室里的光线特别的明亮,墓室顶部装饰着无数彩色的宝石,将整个墓室点缀得五颜六色,好浪漫的洛姬陵啊!

文远笑呵呵的说道:“哇,这里好漂亮啊!小舅你看,这边上的桌子和凳子好像都是透明的,该不会是用大块的水晶整体打磨出来的吧?”

我扭头看了看一旁的石桌和凳子,由于主墓室是封闭的,这里的灰尘很少,看上去晶莹剔透的,感觉确实美妙极了。

我感叹着说:“这洛姬要是知道荀林父为她造了这么一个精美的墓穴,估计她要感动死了!”

文远很活跃,又指着墓室的墙壁说:“小舅快看,这墓壁上果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墓志铭!”

墓志铭,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东西,也是我们文物研究所主要探寻的文化遗产!

我立刻转身看着墓壁,情不自禁的照着石壁上的文字念了起来。

“吾曾九世为奴,饱尝人间疾苦,身不如死!其间三世得明姬施恩犹活,明姬之恩永难忘!吾生为奴,明姬三世之恩不得还,独悲切!明姬与吾乃天定姻缘,苦于奴身不得娶,明姬于我难下嫁,世世分离情难全!明姬后世化褒姒,亦与吾相认相知,却又难相守!帝王下巡得见,迫嫁幽王为妃,逐为后,终身难得一笑!明姬之苦怨于世,意在亡周以泄愤,后有毁绸取悦,又生烽火戏诸侯,终灭旧周!然明姬遭犬戎劫掳,音讯全无不得见!

吾继而轮奴转世,后寻明姬未得,悲愤之心无人懂!吾终超脱为奴之身,得以九世为将,今为始世!年少喜遇明姬,逐为妻,终身伴随不得离!

汝之情吾早明,时有偷往远观之,伊人北盼吾却不敢贪,望汝早归人妻莫虚度年华!然汝情深始料不及,竟苦候一生悲郁而终,吾心之痛谁能明!

汝情于吾亦天命,唯时尚早,且需再世续姻缘!今吾舍官离家入巴蜀,倾吾毕生财物,邀数众入山凿石,为汝砌墓造宫,以明吾心!

姻缘天定非吾所改,望洛妍美姬能知吾心,待后世再报汝之恩情!

——罪氏荀林父”

……,念完这段荀林父的致歉铭文后,我犹如身临其境,感动的不要不要的了。我回头对文远说道:“我就说吧,人家荀林父果然是有难言之隐的,他守着自己的老婆明姬,真是个好男人哦!”

文远瞪大着眼睛看着我,急忙问着:“可是小舅!这个荀林父自己说自己九世为奴,然后又九世为将呢!这不就是大巫师么?”

我惊讶的叫了声:“啊!”。

虽然从前面墓中的一些迹象来看,我也怀疑荀林父就是大巫师,却也不是非常的肯定。刚才我只沉迷于荀林父和明姬洛姬的三角爱情故事,反倒忽略了这件事!

见我没有说话,文远又解释道:“你看哦小舅!大巫师在西周周文王周武王时,那是他最后一世为巫师!这西周后面的时间一直到整个东周,荀林父说自己都在九世为奴,在春秋的时候又开始进入九世为将的轮回,一直到卫青那一世都在轮回转世做将军。这不正好和大巫师的轮回转世衔接上了么,而且这地宫的设计手法,和大巫师的西周墓也很相像啊!”

虽然我也很认同文远的说法,但我依旧反问着说:“可是荀林父打过败仗呢,而且还是败在治军不严,三军不听号令!”

文远笑着说:“那荀林父在铭文里自己不是说了嘛,这是他第一世为将,总归有不足道的地方了!在卫青墓里小舅你不是得到了大巫师赠给你的御军术么,我想这应该是他多世为将后总结出来的经验,最后才撰写出的御军术!”

文远说的也很有道理,我很是赞同的说道:“嗯,大巫师自传里的前几世碌碌无为,包括他第一世做巫师也比较失败,看来大巫师那么厉害可能靠的就是世世代代的经验和能力的累积!”

说完我又回头看着石壁上的文字,随后取出相机用自然光的取景模式,将铭文全部都拍了下来。

我笑着说:“哎呀,原来这个洛姬叫洛研,呵呵,这可是一大新的发现呀!而荀林父自己的妻子是明姬的转世,也不知道她叫什么!”

文远没说话,他看了看石壁上的铭文,颇有深度的说道:“小舅,你发现没有,这荀林父写的铭文风格很不一般啊,这和春秋的那些之乎者也完全不一样,好像更接近于现代文的字句哦!”

我也回头看了一下,随口回答道:“大巫师嘛,本身就是一个非人类,他的思维都是非主流,超前的厉害哦,不用太惊讶!”

文远又感慨的说道:“哎呀,这大巫师也真是的,那么大的本领竟然也说姻缘天定,他就不能娶洛姬为妾?古人不都有三妻四妾的么?”

我皱眉回答道:“我想大巫师大概是为了报恩,想与明姬单独做一世的夫妻吧!反正他知道自己会转世,也可以通过阴阳八卦算出明姬和洛姬的转世是谁,所以他给自己安排的很有条理哦,一个一个的轮流娶回来!”

文远笑着说:“那也未必!如果大巫师在后世的时候娶洛姬为妻,那明姬呢?明姬也会继续转世的啊!”

我听完一愣,很是茫然的回答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做一世夫妻就够了吧,后面当着不认识的了呗!”

文远听完独自乐呵呵的笑了,并没有做任何的评价。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着文远说:“咿,文远!你有没有发觉,我们这次下墓是不是太顺利了,好像没怎么遇到阻碍就来到了主墓室,会不会有点奇怪?”

文远未来得及回答,周雅婷突然就从外面跑了进来,对着我们大声的呼叫道:“不好了,所有的队员不知道中了什么咒,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到处乱咬人,萧枫你快过去看看!”

我突然发觉我就是一个乌鸦嘴,这突来的变故惊得我和文远目瞪口呆,原来这洛姬墓远不止这么简单。

魏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永丰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治疗大同哪家医院好
南充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榆林癫痫病治好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