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魄原型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愚人节打比赛

2020/01/16 来源:宁德信息港

导读

龙魄原型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愚人节打比赛整个三月份里,春天的幻想乡到处都是繁忙而又祥和的景象:农田里人类农夫们正在忙于春播、除草与浇水

龙魄原型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愚人节打比赛

整个三月份里,春天的幻想乡到处都是繁忙而又祥和的景象:农田里人类农夫们正在忙于春播、除草与浇水,确保秋天时的丰厚回报;同时人类猎户与卫队骑士们也在农田靠近魔法森林与迷途竹林的外围区域内狩猎,将所有能够危害到庄稼与农民的野生动物、魔兽、妖兽与怪物统统赶出人间之里的区域内;渔民们则即将步入休渔期,等待着鱼群彻底繁衍完后才会再一次拿起渔与钓鱼竿;牧民与马贩子们则开始放牧自己的牲口,以便在秋天将自己的牲畜卖出一个好价钱,尤其是各种品种的马匹,条顿营地的人在购买这些马匹上一向都是很慷慨的,就算是死亡的马匹,只要骨骼完好没什么毛病的话,他们同样会花费不低的金钱购买回去,使得原本一直考虑要不要缩小马匹养殖数量的马贩子们喜笑颜开,并重新考虑该如何进一步扩大养殖规模了。

原本幻想乡的人间之里生活跟所谓的一设二设其实也相差不多,既没有那么封建社会化也没有那么现代化,充其量就是江户时代糅杂进了近现代,形成了一种诸多文化、习俗与技术相互融合的奇特而又和睦的人类聚居地,只不过近年来人口开始有些过剩了而已;然而在冯龙德等条顿人误入幻想乡并开始在雾之湖畔东边的无人平原上建设自己的营地之后,人间之里所有人类居民的生活就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使得人间之里开始变得越来越繁荣了。

这并不是空穴来潮的胡话:当越来越多的人类居民到条顿营地当工人与技术人员建设条顿人的设施并赚取大量金钱的同时,这些钱包大大鼓了起来的人类居民就会将自己的薪金花费在自己与自己的亲人身上,好让一家人的生活水平比以前更好一些,变相地刺激了人间之里所有行业的活跃,让从事牧民、渔民、猎人、商人、工匠等等各种产业的人们同样可以赚取大量的金钱,形成了人间之里内的经济循环圈;与此同时,条顿营地经营的毛玉养殖业与人工合成魔晶则面向了人间之里的人类居民与魔法使们,同样赚取了大量的金钱与物资,好用来建设自己的营地与支付给条顿士兵、人类工人与技术人员相应的薪水,而这些群体则又有各种各样或独特或共同的消费对象,形成了犬牙交错却又相互流通的经济循环圈,让这个圈子里的人与非人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与改变。

对于人间之里的普通人类居民来说,条顿营地里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条顿往生者的出现,让他们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变得更加安稳与舒心了――原本自己的身边怎么着都会听到谁家小子或者丫头找不到可以成家立业或者养家糊口的工作,只能去当可有可无的学徒或者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帮农,然后隔三差五地就会发愁其生计问题;而现在好了,原本只能勉强混日子过的他们现在有的去条顿营地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或者干脆用一膀子力气被招聘为工人、技术人员与其他那些条顿人所需要的职业人士,有的则通过测试后成为了条顿营地的士兵,都不约而同地可以每个月领取到令人羡慕的薪水,哪怕就是纯粹出苦力的工人,每个月拿的工资都可以养活一家老小,就更别说那些所处位置更重要的技术人员与条顿士兵了,他们拿到的金钱稍微积攒几个月剩余后在村子里都算是小富翁了,可以说要不是人间之里的诸多工作岗位都关系到人类居民的生活命脉的话,天晓得会有多少人会考虑丢掉手头上目前的工作,跑到条顿营地去谋职......不过还好,这方面有村子里的慧音负责,还不至于发展到那种地步,不然到时候冯龙德是根本高兴不起来的,他只会犯愁丫的这么乌泱泱一群人该怎么安置......

假以时日,如果就这么再过上十几年、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话,人间之里很可能就会逐渐转变为条顿营地的一份子了,那时候的条顿营地就完全不需要操心太多东西了,完全可以恢复起一定的实力。

只不过......冯龙德,能等得起吗?且不说他与卡洛琳以及亚尔曼等条顿往生者,真要是这么慢悠悠种田流发展下去的话,估计李查德与莉莉娅这一个半人类半往生者和半人类半火焰元素使没什么,魏斯克这个彻头彻尾的人类如果不考虑转生什么的话,真到那时候就只能以一寸黑白照片的形式来见证这一切了......

对于幻想乡而言,四月一日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五,日常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但对于居住在人类之里的一些外界人类与曾经在外面世界待过一段时间的妖怪们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折腾折腾的日子――没错,这一天就是愚人节。

关于愚人节的来历有很多种说法,不过最具权威性与真实性的,则是愚人节起源于十六世纪时期欧洲法国国王查理九世决定采用新改革的纪年法――格里高利历(也就是现在通用的阳历),以元旦为一年的开始,改变了以前以四月一日为新年的开端。然而一些守旧派反对这种改革人士,依然按照旧历法的习惯在这天相互赠送新年礼物并组织庆祝新年的活动。这些守旧派的做法导致主张改革的人们对这些守旧者的做法大加嘲弄,不少聪明滑稽的人在四月一日就给他们送假礼品,邀请他们参加假招待会,并把上当受骗的保守分子称为“四月傻瓜”或者“上钩的鱼”,从此人们开始在每年的四月一日就互相愚弄,成为了法国流行的风俗节日。在十八世纪初,法国的愚人节习俗流传到了英国,紧接着又被英国赴往新大陆的早期移民带到了美国,进而在后世传播到了全世界。

虽说在外面世界愚人节确实挺流行的,不过在幻想乡里这个节日却没有多少人庆祝:毕竟这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生活得还算不赖的外面世界,非人类种族里也就是那些习惯了恶作剧的妖精会在这一天闹腾得更欢,人间之里的人类居民们中也就是那些外界人类才会在自己的圈子里庆祝一下,哪怕知道这种节日的日耳曼裔人类居民都基本上不会庆祝这种节日,该干什么还是去干什么――好不容易春播完,现在又是除草浇水的时候,哪有那么多时间折腾这个......

朱衡宏觉得,自家的顶头上司挑这一天来进行连队对抗演习,真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他总有自己是不是被自家Boss耍了的错觉,就好像今年年初他对自己说的那些事情纯属瞎掰似的。但是朱衡宏也没说什么,毕竟连队对抗演习是开始进行了,也不算自家老大食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自家顶头上司真是拿自己开涮的话,他准备撺掇另外三名勃格霍尔连队长与所有勃格霍尔士兵闹场......

“四位连队长请走向前,开始抽签。”马术竞技场内,一名卫队骑士手里拿着签筒,大声地说道:“这里面有一对黑签与一对白签,抽到配对的就分配到一组里。”

从自己所属的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中走出,朱衡宏走到了这名卫队骑士的面前,行了一个条顿军礼后从他的签筒里随便拿了一根签,翻转了一下,发现尾部是白色的,“我的是白签。”

与此同时,另外三名连队长也走到了卫队骑士的身边,分别取了自己的一根签,然后也报出了自己所抽的签的颜色。

“那么,朱连队长率领的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将会与欧尼斯特连队长率领的勃格霍尔步枪兵连队进行对抗,而阿部连队长率领的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将会与海灵顿连队长率领的勃格霍尔双手剑士连队进行对抗。”卫队骑士听完了四位连队长报出各自抽到的签的颜色后点了点头宣布道,然后将签回收到签筒里后离开了马术竞技场内,归队到了正好不值班在观众席上来看热闹的卫队骑士们之中。

听到自己的对抗对象后,朱衡宏是又惊又喜:惊的自然是自己等人居然要对抗勃格霍尔步枪兵,这稍有不慎就会第一局直接GG,必须打起一万分的小心谨慎才行;至于喜的......好吧,四名勃格霍尔连队长中,除了朱衡宏之外就只有欧尼斯特这个平常存在感极低的日耳曼裔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长还算是一个正常人了,另外两个都是显而易见的基佬或者说哲♂学家,真要是和他们对抗的话,朱衡宏觉得自己是觉得没有那种浩大的勇气与粗大的神经和他们两个变态连队长进行面对面的肉搏的,天晓得肉搏会不会变成肉♂搏......

得知各自的分组之后,四名连队长回到了各自率领的连队之中,开始在连队对抗演习正式开始前做好准备与跟自己的部属们商量对策,就跟足球队上场打比赛前教练给自己的球队队员讲解战术与鼓励打气差不了多少。

坐在看台上,冯龙德一边端着一杯凉白开喝着,一边扫视着马术竞技场内分别准备的勃格霍尔连队,同时也通过灵魂联系关注着朱衡宏以及其他十几名尸巫士兵的情况,进而了解到朱衡宏这支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与另一支勃格霍尔步枪兵连队现在商谈的内容。

之所以把连队对抗演习放在恰逢愚人节的今天,倒不是说冯龙德真打算开这么大一个玩笑乐子,因为自己真敢这么干的话,那所有勃格霍尔士兵闹腾起来的话折腾的可是自己不是别人,所以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原则,打死冯龙德也不会拿自己开玩笑,他选择这一天的最主要原因自然是今天为星期五,既不会太耽误条顿士兵们的训练也不会耽搁他们的休息日,可谓是一举两得。

在条顿营地里,不管是条顿士兵、卫队骑士、技术人员、人类工人还是巫妖法师以及所有在这里工作服役的人,他们就跟外面世界的习惯一样从周一工作到周五,周六周日是休息松弛的日子,完全不同于只有在周日休息甚至整周无休的人间之里的情况――冯龙德很清楚,自己这边日常的工作生活可是很累的,所有人哪怕拿着再可观的薪水也没法长时间经受如此繁重的工作,因此有紧绷的日子就有松弛的时候,条顿士兵与卫队骑士除了需要值班站岗的之外在周末都可以休息放松,人类工人与技术人员也同样如此,只不过还乐意继续加班的会有额外的加班费用,至于那些巫妖法师们吗......这些往生者魔法师基本上都是跟卡洛琳一样的研究狂魔,说得好听点是把兴趣与工作融合在了一起,说得难听点就是一群工作狂,跟上个世纪的日本人似的,或者说跟那些废寝忘食的科学家差不多,冯龙德严重怀疑这帮子家伙估计就算只剩下一朵灵魂之火也会不断地高速运转思考着那些高大上高精专的事情,直到把自己仅剩的灵魂之火转熄灭了为止......

本来冯龙德是打算直接在勃格霍尔士兵们平常训练待着的训练场上直接进行连队对抗演习的,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训练场是可以容纳他们进行连队对抗演习,却没有相应的观众席,毕竟这一次条顿营地里所有条顿士兵都被他额外放了一天假可以来看热闹休息,所以最后就只能拉到马术竞技场内了:这里的场地足够六百来号人进行大规模的折腾,也有充足的观众席容纳很多人来看热闹与呐喊助威,最重要的是这里可以坐着,在训练场上的话就只能站着、蹲着或者趴着了......

很快,冯龙德就看到四支勃格霍尔连队分别高举己方的旗帜,表示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么现在......勃格霍尔区队的连队对抗演习正式开始!”看到旗帜高举翻飞之后,冯龙德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来,在他开口说话的同时,束手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巫妖法师无声地做了几个复杂的收拾,吱的一声尖利的强风尖啸声过后,风系的扩音魔法成形了,得以让冯龙德的声音通过扩音魔法清晰地传进在场每个人的耳中,“第一局,朱衡宏率领的勃格霍尔长枪兵连队,对抗温德尔?欧尼斯特率领的勃格霍尔步枪兵连队!”(未完待续。)

重庆皮肤病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贵阳癫痫医院治病怎么样
安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广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石家庄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标签

友情链接